什么?这款只有170M的火柴人游戏,居然让我玩出了《上古卷轴5》的感觉

来自 游戏葡萄 2017-08-29
深度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什么?这款只有170M的火柴人游戏,居然让我玩出了《上古卷轴5》的感觉

《憎恶之西》(West of Loathing)是一款大小不过170M的火柴人RPG游戏,单看游戏的steam截图,这款游戏恐怕很难激起国内玩家的购买欲望。

z1.png

比如这样……

z2.png

还有这样的截图

但在游戏上线至今所收获的700余份评价里,它的好评率高达98%,甚至有评论认为它可以媲美《上古卷轴5:天际》和《质量效应》。怀着“不玩可能就会错过什么好东西”的心情,葡萄君下载了这款游戏,在花了23多个小时打通主线后,葡萄君敢说这简直就是西部火柴人版的《上古卷轴》。

z3.png

丰富自由而怪诞的西部世界

《憎恨之西》是开发商Asymmetric基于旗下游戏《憎恨王国》(Kingdom of Loathing)开发出来的一款单人游戏。值得一提的是,《憎恨王国》是一款2003年开服的MMORPG页游,至今仍保持着不间断的更新,在线玩家人数稳定在500人左右。

在《憎恶之西》里,你是一个不满足于小牧场生活,向往冒险与荣耀的牧牛人。为此你决定离开家乡,去西部闯荡。(嗯,这很西部电影。)你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职业技能,也可以选择同伴与你同行,你还可以选择一匹马。漫漫西征路上,如果你好斗,你可以杀死所有阻碍你前进的敌人。如果你爱好和平,你也可以选择和他们周旋,避开战斗。游戏的高自由度可以为每一个玩家量身定做一场属于自己的西部之旅。

游戏的战斗机制采取的是回合制,战斗过程中玩家可以使用刀枪、道具、法术来应对不同的敌人。不同敌人相应的能力数值会有所区别,所以玩家需要结合同伴的技能甄选出攻击的目标和方式,XJB乱打常常会输掉战斗。 

z4.png

游戏里有3个初始职业供玩家选择,不同的职业会对玩家的三个初始能力和之后的生活技能有所影响,夯牛人(Cow Puncher)主要使用力量并能制作皮革,投豆人(Beanslinger)则对应魔法和烹饪,蛇油师(snake oiler)使用枪并可以从蛇身上提取药剂作战。

z5.png

z6.png

《憎恶之西》的技能系统较为丰富,包含基础能力,生活技能,战斗技能和额外属性,玩家需要用游戏过程中收集到的XP来提升各项技能。一些任务需要玩家将某些技能提升到足够高的时候才能继续推进。

z7.png

在游戏中能收集到的物品也相当丰富

能和玩家成为同伴的NPC有四位,疯子Pete,被奶牛袭击失去家人的Susie,失去了生活信心终日饮酒醉的医生Alice和在地窖里捣乱的哥布林Gary。不同的同伴会对日后的战斗起到不同的作用,比如在对抗骷髅军团的时候,Alice就很好用,因为她的技能可以直接杀死一个骷髅怪。

z8.jpg

玩家能选择的马也有四种:一般的白马、诡异的黑马、幽灵马、还有一匹斗鸡眼马(……)。

z9.png

玩家还可以解锁出一个Stupid walking模式,至于到底有多Stupid……看图你们自己感受吧……

z10.gif

z11.gif

z12.gif

z13.gif

有些压根就不是走路

《憎恶之西》的整体基调轻松诙谐,这一点也会体现在许多与NPC的对话当中。葡萄君在镇子上遇到了一个变成仙人掌的陌生人,于是我们发生了以下对话:

z14.jpg


Libby:你好啊,仙人掌男孩!
Bill:嘿,你好啊!另外我叫比尔,比尔·仙人掌。
Libby:你怎么了,比尔?
Bill:其实……我喝了太多的仙人掌啤酒以致于自己变成了一株仙人掌,艾丽斯医生警告过我,但我没有听她的。
Libby:所以他们都叫你比尔·仙人掌?
Bill:不,那只是个巧合。

再如,有个任务需要玩家用马棚老板给的草料去哄他的马回家,于是发生了如下的情形:

z15.png


Libby:你瞧,这些草料没有问题。真的,你看?
你从袋子里抓了一把草料塞进嘴里。艹,这吃起来就像最粗糙,最难吃的早餐麦片。但是,它的味道还是要比干猫粮来的好。(别特么问我怎么知道的。)
你想带着微笑告诉马你一切安好,但发现你竟然已经不自觉地转身走出了门外。
MMP,这草料后劲真大。
当你整顿好心情回去时,马一脸警惕地盯着你。
Libby:瞧见了吧?我完全没事。

(葡萄君:我要是马,我也不回去。)

玩家与NPC的对话中会藏有大量类似的幽默,有恶趣味的玩家甚至还可以利用痰盂来调戏旁白君。玩家可以不断地要求旁白描述痰盂里的脏东西,旁白则会忍着恶心细致入微地进行描述,甚至还会把玩家将手伸进痰盂里捞东西的恶心场面描写出来,最后尖酸地讽刺玩家是个神经病。倘若玩家捞遍了整个西部的痰盂,还会获得额外的buff加成 “彩虹手”。(增加对所有属性伤害的抗性。)

抛开痰盂,《憎恶之西》剧情中也会出现一些正能量,但笔锋一转的幽默时机拿捏得当。比如当一个坏蛋劫持了火车,玩家需要发动车上的乘客帮助自己打败坏蛋时,和一个小女孩发生了如下对话:

z16.png


Libby:有个坏蛋劫持了引擎间,我需要人帮我砸开门抓住他。
女孩:什么?小姐,可我只是一个小女孩!
Libby:嘿,这可不是一个好的态度。不能因为别人说你是个女孩,所以你就做不成任何事情。
女孩:但是……好吧,没问题!让我们揍扁那个坏蛋!
Libby:对!就是这样!
女孩:但我是收费的,而且是先付。
Libby: 我靠,你学的有点太超前了。


170M的游戏里塞了一个《上古卷轴》的剧情

下图是葡萄君目前的探索进度,探索出69个地点整个过程花了23个小时,葡萄君预计完成全部任务大概需要26个小时。葡萄君前面说过,这游戏只有170M那么大,所以当发现花了23个小时但还没完成所有任务时,葡萄君心里其实是有点崩溃的。

z17.png

游戏的主线剧情沿着地图中的铁轨展开,上下延伸出丰富的支线剧情。整个西部处在混乱之中,死人被未知力量从坟墓中唤醒组成死灵军团肆虐各地,奶牛恶灵袭击了所有牧场,矿洞里暗藏着来自异世界的机器,无知的群众则被这些机器迷惑丧失了理智。除此之外还有哥布林,马戏团等各方势力。

《憎恶之西》的游戏世界是开放的,完成主线任务大约只需要4个小时,但想要走遍整个西部则需要投入数十个小时。一个文字版的《上古卷轴》就浓缩在了这大小不过170M的游戏里。事实上,开发商Asymmetric的主创Johnson在接受采访时也提到了他们想让游戏给玩家带来《上古卷轴》或是《辐射》一般的体验。从游戏最后的表现来看,他们做到了。

拿死灵军团的支线剧情为例(以下内容涉及剧透,介意的读者可以跳过),在玩家推动主线的时候必然会遭遇到一些骷髅的袭击或是撞见召唤骷髅的邪恶仪式,在这个过程中玩家就会搜集到死灵成员留下的线索以追踪,甚至还可以习得一些死灵法师的技能。如果玩家选择了Alice作为同伴的话,每次学习天灾技能时,她都会尝试阻止玩家。因为作为一名医生,她与玩家同行的目的就是为了摧毁天灾。

死灵军团成员们留下的线索逐步将玩家引向他们的大本营——死灵之塔。玩家在此之前习得越多的死灵法术,就能对塔里的骷髅兵们造成高额的伤害,并且可以读懂死灵法师在墙上刻下的符文。

z18.png

“死灵法师的符文,他们渴望被阅读”

当你打算研究死灵符文的时候,不安的Alice试图阻止你,但你安慰她说:“别担心,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

z19.png

“你靠得更近以阅读符文,用一根手指描摹着他们。在你的触碰下,符文发出暗光。你认识了三个古老的名字。他们分别属于憎恶之骨,虚无之骨,从未存在之骨。”

在打败每层的骷髅守卫后玩家来到了死灵之塔的塔顶,王位上静坐着一个带着王冠的骷髅。你难以相信这么多杀戮与恐怖的幕后主使居然是这么一具腐朽的骷髅。他尝试着与你沟通,但是吐出来的全是灰尘。你当然可以马上摧毁它,但如果你习得了足够多的死灵法术,并阅读了塔里所有的铭文,这时你还可以选择吸收它。这样你将戴上王冠成为死灵军团的新领袖。(等一下……这一幕怎么这么熟悉。)

z20.png

当你醉心于权力的幻想之中时,Alice朝天一枪将你惊醒,她向你大喊:“给我回来,我不允许你这么做。”你尝试装傻,装作不懂她的意思。愤怒的Alice尖声戳破了你的谎言:“你他妈当然懂我的意思。我和你来这是为了摧毁这些东西,而不是让你成为他们新的一份子!”你尝试着安抚她,然而她已经完全失去了对你的信任,并将枪口对准了你。

你颤巍巍地提醒她:“我们是朋友啊。”但Alice的心意已决,即使是朋友也不能让步,如果你选择吸收,她发誓会把你和骷髅都轰成渣。

z21.png

z22.png

这时候你该如何抉择?是要追求力量,还是选择朋友?到这里葡萄君就暂时先卖个关子,想知道后续发展的读者们赶快去买游戏吧!

—————剧透分割线—————

但如果看到这里,你认为这款游戏仅仅是一个带有回合制战斗的剧情游戏,那可就错了。葡萄君也曾这么以为,直到在一个墓地遇到了一位有30多个女儿孙女的老奶奶鬼魂。她手捧着一株鲜花苦恼地站在一堆墓碑前,告诉葡萄君她忘记了自己最爱的孙女的名字,仅能提供了一些线索以供推测。突然间,这游戏“啪”地一下变成了一个推理游戏,你要通过线索在30多个墓碑中找到她最爱的孙女的名字。

z23.png

茫茫多的坟墓

再如,在维修一个矿洞电梯时,给你三种可以撬动不同重量的螺丝让你想办法使其达到能让电梯运转的3200磅重量。游戏就这么突然甩你一脸三元一次方程,告诉你它其实还是一个数学游戏。

z24.png

除此之外你在游戏后期找到的物品可能会帮助你解开前期一些卡住的谜题,而你在前期找到的一些看似无用的物品也可能会在后期发挥很大的作用。(只要物品的文字描述中没有“Just sell it”就坚决不卖。)这意味着地图上70多个地点始终都是一个整体,而并非单纯的线性推进,你不能小看任何一个线索。


可重玩性

通常来说,以剧情为核心的游戏都很难摆脱玩家通关一次后就被扔进仓库的命运,《憎恶之西》却有二刷,三刷的价值。它并不是像《Undertale》一样提供多结局去鼓励玩家反复重玩,而是采用了更为复古的做法——直接去掉S/L功能。

游戏采用自动存档,这就意味着玩家在游戏中的大多数抉择是不可逆的。玩家可能因为误杀NPC,或错过了一条小细节而导致任务线被完全摧毁。这个设定和经典的RPG游戏《时光之轮》非常相似,你在游戏中所有不经意的行为都会对故事走向产生影响。但又和《辐射3》、《质量效应》有所区分,这些现代RPG大作虽然会强调“玩家行为会对游戏产生影响”,但S/L的存在并不会让玩家对自己的行为产生责任感。

z25.png

《憎恶之西》中遍布着非常多的小细节,这使得玩家在第一遍游戏体验中几乎不可能不搞砸一些事情,水牛堆支线和马戏团支线就都被葡萄君搞砸了。而这些缺陷正是鼓励玩家重新再来的理由,让自己更认真地对待每一个选择。

这很人生,不是么。


2017最佳独立游戏?

在感受到《憎恶之西》带给自己如此之多的惊喜之后,葡萄君开始思考它是否能够入围2017最佳独立游戏。从剧情上来看,《憎恶之西》的世界出奇的庞大有趣,游戏的字里行间充满着让人忍俊不禁的幽默,游戏同时也在向玩家传递着积极的正能量。而从玩法上来看,《憎恶之西》也有着相当丰富的RPG元素并结合了令人惊喜的解谜乐趣。这些都与Asymmetric在此之前一直承接教育游戏外包工作的经历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但对比2016年TGA评选的最佳独立游戏《Inside》,很容易就能发现《憎恶之西》还差的那一口气。游戏的剧情缺乏能让人牢记的主题思想。它更像是一杯能让人精神为之一振的咖啡,却难以让人体味到更浓郁的滋味。

对于葡萄君而言,《憎恶之西》最大的遗憾在于尚未出汉化版。过大的英语文本量将大部分国内玩家挡在了门外,因此目前游戏的国区销量仅占整体的0.46%。

8月闷热的夏日让人昏昏欲睡,能找到一杯咖啡提神其实已经相当不错了。

z26.png

纪念一下我23小时的Libby Cassidy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