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笑来先生请您正面回答我!”|葡萄语录

来自 游戏葡萄 2018-07-09
专栏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李笑来先生请您正面回答我!”|葡萄语录

言论,是业界生态最原生的反映。游戏葡萄于每周末推出“葡萄语录”,蠡测业内百态,臧否各色人物,将互联网有触感、接地气的一面呈现给诸位读者。

1、“二次元公立高校开始招生啦!”

本周,一家所谓的“二次元高校”在微博发布了招生广告,声称“玩cos也可以读高校”,“初中高中中专高职毕业都可以报名”,还要实现“二次元文化与学院教育开创性结合!实现真正的次元破壁!”

校方在微博的末尾留下了联系方式——一个10位数的QQ号,而学校的名字叫——济南市技师学校。

语录1.png

语录2.jpg

而据微博主“幽冥蓝YuuiFox”披露,这所“济南市技师学校”并非教育部认证的具有招生资格的高校,而是当地劳动局下属的一所技工学校,毕业没有学历学位证,只有技能证书,连中专高职都不如。

说得不好听一点,这条招生广告,就是一次针对二次元的“割韭菜”。

葡萄吐槽

cosplay还能当职业?

葡萄君作为一个90后,听着00后说自己将来想做coser,就像60后听70后说要下海当公关小姐一样不靠谱。

2、“你好,我抄了你的游戏,你帮我看看还有哪里抄不到位的?”

最近,taptap上有一款游戏开始了测试,却引发了玩家们如潮的批评。

据开发者介绍,游戏名叫《迷失之夜》,是一款重度的策略卡牌roguelike独立游戏,“学习和借鉴了《杀戮尖塔》的部分内容”。

开发者还说,“喜爱和致敬肯定不能仅仅停留在嘴上,为了能让《迷失之夜》拥有更强、更完整的游戏性以达到‘致敬’的标准,我们正在和《杀戮尖塔》的制作人进行沟通交流,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

语录3.jpg

语录4.png

语录5.jpg

这种表述遭到玩家们尖锐的嘲讽:

“怎么现在都流行先借鉴后沟通的?”

“迷失古堡+月圆之夜,名字都不去想个新的。”

“希望通过不断改进让游戏达到‘致敬的标准’……我怎么就想不到这么炸裂的表达?”

葡萄吐槽

最近《我不是药神》热映,有人给葡萄君带来了一个新问题:为啥药可以仿制,游戏就不行?

来,我们设想这样一个情况:有一位病人,病重快死了,只需一剂仿制药就能续命一年,你会不会对他说“咱们还是得支持正版,你就理解一下吧”?

与其参与这种无意义的讨论,还不如去看书呢。偶尔还能发现一笔巨款:

语录6.jpg

3、“感受到时代在哭泣,00后网友居然真的不知道复读机是什么物件。”

面对00后的进击,成年人们有些进退失据。

这不,这周就有人开始感叹,如今的00后连复读机是什么都不知道了。

语录7.png

无独有偶,CD-ROM也离开了新时代的视野。

语录8.jpg

葡萄吐槽

葡萄君是从网文中看出时代差距的。

过去看网文,写到“大和谐”时,一会儿是玉峰堆雪,一会儿又是曲径见溪,遣词用字之华美、设景造境之迷幻,真令人肃然起敬。

如今呢,动不动就是一对白兔,两只白鸽,两个大馒头……你们就不能离农家乐远点儿?

4、“李先生请您正面回答我!”

本周,“李笑来50分钟谈话录音”被曝光。

语录9.jpg

在这段录音中,疑似是李笑来的男声频爆粗口,直言目前最大的虚拟币交易所币安是骗子交易所,锐波创始人孙宇晨肯定是忽悠等等。

这段录音被媒体解释为是传授“割韭菜”的套路,还引发了圈内的一波小小的震动,币圈大佬彼此攻讦了几番,自媒体们跟风解释了“割韭菜”的道术,热度很快就过去了。

但“韭菜”们的声音,却几乎无人听见。

语录100.jpg

葡萄吐槽

总结各家媒体发表的文章,其观点无非是“李笑来说了实话”,甚或是“韭菜太傻活该被割”。言辞间,仿佛自己早已看破李笑来的套路,至于被“割”的,只能是“你弱你活该”了。

这让葡萄君觉得很不舒服。

咱们中国自古以来就有一种奇特的现象,越是弱势群体,越是抱弱肉强食的世界观。

葡萄君曾遇到一个农村来的穷苦孩子,在家族的众筹支持下上了大学,还在一线城市找到了工作。几年下来,已浑身一股“中产”范儿,动辄说曾经的同辈人不努力,没眼界,活该一辈子当农民。

你发现了没?越是底层上来的人,越急着洗掉身上的“原始身份”。同理,越是笑话别人被割了韭菜的人,自己也无非是更高层的韭菜罢了,不信你到了年终算算个税,算算物价,是多了还是少了?

抛开媒体的精英话语不谈,我们再说说“割韭菜”这回事儿。

中国的精英总觉得自己在“收割”底层,却意识不到底层也在“收割”自己。

你在高档火锅店吃着黑作坊生产的过期肉,你花高价请来的保姆虐待你不能说话的父母,你花大价钱送去私立幼儿园上学的孩子,却被老师天天扔在地上摔打,难道不是底层被“收割”后的反噬?

一个国家的落后,首先是精英的落后,而精英落后的标志就是嘲笑民众落后。

真正的精英,应当致力于关怀弱势,改善底层的生活和教育,在基层中培育法治和公民意识,而不是利用信息不对称去诈取底层民众的利益,竭泽而渔。

21世纪的人幻想着“割”底层的韭菜,和100多年前的晚清时期,卖鸦片给普通民众的买办商贾们,又有什么两样呢?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