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说没有写过一千行代码就别想上大公司”丨葡萄语录

来自 游戏葡萄 2018-09-03
专栏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教授说没有写过一千行代码就别想上大公司”丨葡萄语录

言论,是业界生态最原生的反映。游戏葡萄于每周末推出“葡萄语录”,蠡测业内百态,臧否各色人物,将互联网有触感、接地气的一面呈现给诸位读者。

1. “据说三国名字开头的游戏版号都五十万了,真是巨大的商机。”

本周,各部门联合出台了印发了《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提出了“实施网络游戏总量调控”“控制新增网络游戏上网运营数量”的意见。

《方案》引发了人们对行业发展的讨论,有独立游戏从业者慨叹,近来的版号限制已经让独立游戏面临困境。

语录1.jpg

在“总量调控”的政策之后,又有传言称要对游戏行业征收35%的专项税,这下又引发了业内刷屏的抱怨。

葡萄吐槽

葡萄君的观点是,制定产业政策是一项非常专业的事,体制内的政策团队通常要为此进行大量的调研,付出难以想象的艰辛和努力。过去几年整个产业的欣欣向荣,既是业内共同努力的结果,也得益于到位的产业政策。我们不要因为一些风向性的表态,就对整个产业政策失去信心。

另外,青少年的网瘾和近视是客观存在的问题,我们大部分人生活在一线二线城市,其实很难看到移动互联网对底层青少年的异化。《方案》本身也写得很清楚,“近视”的问题需要各部门各行业协调解决,并没有只针对游戏行业。

另外,行业本身也确实应该收敛一下自己的锋芒,别的行业都在应时应景地诉苦,你们还动不动就宣称上亿流水,营收千万,钱那么好挣,不收你的税收谁?

语录2.jpg

2. “真当死肥宅是睿智吗?拍个网红录个尬死人的小视频就心甘情愿给你割韭菜?”

8月27日,Steam上线了一款国产游戏《女神驾到》,介绍写道:

“《女神驾到》是一款真人视频恋爱游戏。在游戏中玩家以第一视角与多位女主角发生故事,包含200多个超清视频和100多个超清写真,1万多句真人语音。日常必备恋爱教学手册。”

语录3.jpg

语录4.jpg

稍有常识的人都能看出,游戏无论是介绍文字还是宣传图片,都对宅男玩家有着极强的诱惑力。

但就是这么一款游戏,近400条评论中,有300多条都是差评,好评率仅为24%。

这是怎么回事?

语录5.jpg

葡萄吐槽

据博主“@BB姬Studio”实测,游戏本身价格是24元,但下载打开后,里面仍然有相当多的内购项目,用来增进女主的好感度,好感度上升才能解锁对应的视频,而且越到后来,视频越暧昧。

也就是说,玩家付费买了一款氪金手游。其实氪金手游也没什么,但问题是,这里是Steam,是单机玩家的社区。

这就犯了众怒。

另外,游戏有相当一部分差评来自女主的饰演者网红“@夏美酱”的粉丝。游戏上架后,“@夏美酱”发微博称被骗,拍摄时并不知道是做游戏,希望大家不要去玩,有钱还不如去买写真。

总而言之,这款游戏死就死在上了Steam,没找准合适的人群。若是被快手抖音推荐了,那就是今年的爆款。

但悖论就在这儿,这种打着擦边球的游戏,国内是不允许发行的,只能上Steam。也就是说,当这家公司决定要做一款“软色情”的游戏时,它就注定会是这个下场。

3. “教授说没有写过一千行代码就别想上大公司。”

又到了一年一度新生入学的日子,其中有不少软件专业的学生。4年之后,他们将离开温室,前往各大互联网公司,成为天天加班的程序员。

有同学在知乎上提问:教授说没有写过一千行代码就别想上大公司,这种说法对吗?

结果,这个问题被一众程序员嘲讽了。

语录6.png

葡萄吐槽

就算没写够1000行代码,还是可以去互联网大公司的。

比如葡萄君的一个朋友,大学是软件工程专业,一行代码都不会写,可毕业后还是入职了百度、饿了么、美团。

公司还免费给他配了头盔、电动车和服装。

4. “群众永远是乌合之众,15年时神州因为打安全牌被全网KOL逼道歉。因为那时候滴滴uber是政治正确,16年因为宣传没有刑满释放人员还被全网嘲讽,这几天又突然被拉出来变良心企业了……真tm搞笑。 ”

最近,女子乘滴滴顺风车遇害的案件在全网发酵,引起了大家对网约车乘车安全的讨论。

针对这一事件,前腾讯科技副主编娄池重新挖出了2015年神州专车“失败”的营销案例,称“群众永远是乌合之众”。

语录7.png

葡萄吐槽

2015年的时候,Uber为代表的网约车模式属于新兴事物,相当于民间以技术和创新的力量打破了国有出租车公司对市场的垄断。

而神州租车的广告正是打着“Beat U”的旗号,指责网约车模式为“打黑车”,借以推广自己“专职司机”的品牌特征。

对比服务意识较差的国企出租车,网约车一方面降低了成本,一方面服务态度更好。与其说当年大家在“神优之争”中支持Uber,倒不如说支持的是自由竞争、打破垄断。而神州专车“打黑车”的指控,恰是对这种意识的压制。

这才是当年网友们反击神州专车的根本原因,罗昌平事后也一阵见血地指出了这种矛盾,“广告图上的文字,与我一贯的立场不符,我相信市场的力量。”

当年的初衷和后来发生的事是两码事,不能混在一起谈。

因此,娄池的逻辑明显是有问题的。

这就好比A指着一个刚出生的女婴说“这孩子以后水性杨花”被暴打,过了二十年,长大后的女婴成了失足妇女,A找到她的家属要求赔偿,并表示自己有先见之明。

但是话说回来,以葡萄君对娄池过往言论的理解,娄池和其他人在这个问题上的争论,其实与“专车和顺风车谁更安全”关系不大,而是底层逻辑的差异,本质上是一个爱看“观察者网”厌恶公知的80后爱国者同信奉自由市场的80后公知媒体人的价值观差异。

1535946372230959.jpg

1535946372215035.png

这样的争论是无解的。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