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两年,该玩一玩《Cytus II》了

来自 游戏葡萄 2020-06-27
深度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时隔两年,该玩一玩《Cytus II》了

如今,静下心来玩游戏是一种奢侈。

我想《音乐世界 Cytus II》就是一款值得这样玩的游戏。

它构建了一个庞大的赛博朋克世界,串联出十多名性格鲜明的角色,上演了一场让人难以忘怀的故事。在前两个月,它甚至迎来了故事的大结局。

手游的汪洋大海里,每一片海浪都冲洗着所有人碎片时间、想方设法困住玩家时间和精力,上线两年就完结的《Cytus II》仿佛异类:它只让你听听歌,看看故事,有兴趣了再挑战一下演奏,并为此将一切都打磨得十分精致。

c1.png

这是它最宝贵的特质,也是玩家认可它的根基。上线两年以来,《Cytus II》在TapTap已经积累了270多万的下载量(付费下载)和31000多条评价,总体评分高达9.7分,评价它“为推广核心向音游做了杰出贡献”都不为过。

现在《Cytus II》的主线完结了,但它还在用更多的方式丰满着自己的世界。

注意:以下全文涉及严重剧透,请尚未通关的读者谨慎阅读。

在音乐中书写一个世界

雷亚的音乐游戏,都有一个共通的特质,他们多少都在玩家演奏音乐的间隙,讲述一个故事,让你窥见故事背后的世界。

如果把《Deemo》的剧情比作小女孩梦中所见的一缕温热的微光,让我们看到了梦醒后的留恋;而《Voez》仿佛是一本少年少女的日记,翻过的每一页都代表了青春的点滴;那么《Cytus II》或许就像一个坏掉的硬盘,无数的数据碎片拼凑起来的,是名为“Cytus”这个时代中,挣扎的每个人的面孔。

c2.png

初代的《Cytus》只是一个半成品,它并没有清晰地告诉玩家,自己要讲的故事到底是什么,话音未出,欲言又止。游戏中出现的线索,也只能依靠玩家自行揣测。这些碎片化的信息跟续作《Cytus II》的不一样,后者是精心安排过的演出。

还记得游戏最初展现出来的数字化的科幻世界观。精神网络的普及之下,人们的生活向着虚拟空间偏移,音乐是人们寻求精神共鸣的一种方式,成为了Cytus世界着重弄描写的一角。

游戏刚开始,给我们展示了恰如当今网络环境的世界:各种声音遍布网络,或狂欢或对立,真相与留言充斥其中无法辨别。这时,引爆舆论的是一场本该大放异彩的演唱会,背后牵扯出的又是几名颇有背景的音乐人。

c3.png

这时看《Cytus II》的叙事手法,已经能发现它与雷亚前几作音游都大相径庭。游戏中用一套类似博客的IM系统,向玩家灌输舆论大环境中各种嘈杂的声音,用多层信息去勾勒出亦真亦假的世界形态。

c4.png

与此同时,又用一套主角视角的OS系统,来展示每个角色自身“眼见为实”的种种信息。

c5.png

两年来随着官方的更新,主角们的视角所呈现出来的信息越来越复杂。在那场演唱会背后,是某些因素的驱使下,发生的一次非人道实验和惨剧。这场惨剧牵扯出来的,又是精神网络之外,人们面临的生存困境和致命病毒“终焉”。

c6.png

在这样的环境中,为了谋求生存,又牵扯出更多涌动在地下的暗流,以及整个Cytus世界赖以运转的技术来源“古文明”和它的管理机构“A.R.C.”。慢慢你会发现,不同的人怀揣着不同的目的,在Cytus的世界中扮演者重要的角色。

c7.png

最终,在故事的碎片都快凑齐的时候,《Cytus II》迎来了大结局。这次不一样的是,选择的权利放在了玩家的手中:“是否回应主角,是否杀死另一个角色”。而如游戏中所说,最残酷的莫过于“每个选择都要付出代价”。

c8.gif

在更新了3.0版本之后,一时之间游戏中包含的种种寓意被挖掘出来,成为讨论的焦点。《Cytus II》讨论了人性、讨论了末世之下的选择,讨论了人类的情感,反讽了虚拟网络中的人类社交环境,不仅如此,它对的细节描写也让人折服。

c8.png

但我想,玩通《Cytus II》的人或许都看到过“音乐逝界”这样的调侃,或许大家的心中多少留有一些遗憾,哪怕最完美的结局,仔细想来也不是一路走来皆大欢喜的过程。而且由于线索过于庞杂,在刚步入大结局的《Cytus II》中,多少有一些没交代的细节。

所以填补细节,就成了游戏继续书写这个世界的重点。

在现实中寻找更多的拼图

虽然《Cytus II》的主线完结了,但这款游戏的路越走越宽了。前不久,先是与SEGA旗下街机音游maimai DX进行联动,在音游圈内继续扩大自身的受众面,也回应了双厨(两边都喜欢)玩家的热情。最近,《Cytus II》又与知名Vtuber绊爱展开了主题联动。

c9.png

可能对于很多产品而言,联动只是一个定期扩增用户群的常规操作,但对《Cytus II》来说,就和之前与初音未来的联动相似,这次与绊爱的联动也意义非凡。

相信各位读者对绊爱,这名虚拟主播始祖级人物都有了解,也知道她的发展也并非顺风顺水。3年前,绊爱在YouTube上走红,凭借新颖和亲切的虚拟形象,赢得了诸多粉丝的关注与支持,不过在原企划方的推动下绊爱分身四人,主打不同的节目内容、市场。

c10.png

但对于喜欢绊爱的人来说,绊爱尽管有着虚拟的形象,却也是不可分割的个体,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这样的探讨和议题,在基于虚拟世界而成的《Cytus II》世界里同样存在,不如说,倘若要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寻找一个可以在《Cytus II》讨论的对象,绊爱可能是最合适的主体。

就在绊爱脱离原企划,原中之人(可简单理解为声优)被正名和回归之后,《Cytus II》与其展开了联动。在游戏中上线了绊爱个人专曲DLC,并邀请绊爱直播试玩自己的曲包。

c11.gif

绊爱本人也非常重视这次活动,不仅从头到尾试玩了游戏里收录的每一首自己的曲子,还在直播过程中边唱歌边演奏,配合不同曲风的主题换装,为粉丝们呈现了一次小型的线上演唱会。

c12.png

而在我看来,比线上联动活动更重要的,还是游戏中的剧情。绊爱的篇章,不仅与游戏契合度高,更是用另一个视角填补了游戏世界观中的很多细节。

在剧情中,绊爱的硬件数据与游戏角色年幼时期Neko的精神网络意外连通,两人受困于Neko精神网络制造出来的疑似梦境中,穿梭在各自不同的时间线和意识中。之后随着Neko找回自身的意识,梦境世界濒临崩坏,两人面对的又是一场“终焉”和“离别”。

c13.png

尽管这次的剧情看起来像是一场虚构的梦境,但在细节之中又给玩家提供了非常多的线索,去了解《Cytus II》世界的种种侧面。甚至有玩家根据绊爱章节的剧情线索,串联初代《Cytus》、二代《Cytus II》和NS版《Cytus α》的剧情,展开了诸多的推理和猜测。

c14.png

用户“随远必猪”的分析

我想这大概是雷亚希望达成的效果,用最符合《Cytus II》世界观的联动内容,去侧面补足玩家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在结局之外,体会更多细节带来的震撼和感动。

故事结束,余韵犹在

从玩法上看《Cytus II》仅仅是一款音游,但它以作品身份给人的震撼已经远远超出音游的范畴,伴随着今年3.0版本、绊爱联动版本的推出,这款游戏的作品属性也越发完整。

就像制作人张翔(GuluJam Chang)在接受巴哈姆特采访的时候说到的,他们一直在寻找能与《Cytus II》世界观契合,能擦出火花的点,并在终局之后继续通过更新来满足玩家的好奇和疑问。也如游戏的变化,声优的加入,更多动画片段的加入,今后的《Cytus II》只会越来越完整和立体。

c12.gif

所以即便离游戏上架已经过了两年,现在我仍旧希望没有尝试过《Cytus II》的读者体验一下这款游戏。或许多年以后回想起手机里的这款游戏,会因为曾被它震撼而不舍,会回想起这个赛博朋克的世界里,一个个鲜活的角色。

哪怕对剧情不感冒,透过音乐同样能感受到《Cytus II》的十足的魅力,毕竟音乐承载着的情感,是不会说谎的。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