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ic不嫌事儿大

来自 游戏葡萄 2020-08-16
深度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Epic不嫌事儿大

Epic Games向苹果和谷歌宣战了。

相信很多人都看到了App Store和Google Play因为《堡垒之夜》加入外部支付将其下架的消息,以及Epic迅速宣布起诉二者涉嫌垄断的回应。

虽然事件并未直接影响到国内,但谈及应用商店30%分成这个话题,以及强势产品面对渠道的话语权,还有Epic选择正面硬刚的姿态,都让围观的人有一种“吃到大瓜”的感觉。

e2.png

Epic还借用苹果1984年一则讽刺IBM的广告视频,用《堡垒之夜》的角色,以同样的手法、形式拍摄了一段视频,直指App Store的分成政策已经变成了当年自己所反对的“垄断姿态”。

e3.jpg

同时,Epic还在社交网络上打出了#FreeFortnite的标签,号召人们加入到Epic这一侧,一起抵制苹果、谷歌的分成政策。一时间火药味十足。

开发商和应用商店在分成比例上的分歧不是什么新鲜事。同时,这也不是Epic第一次用非常公开的姿态抛出这个话题。Epic的CEO Tim Sweeney曾多次在社交网络炮轰苹果、谷歌的30%抽成过高。

但这一次,强势游戏产品挑战科技巨头,游戏厂商选择正面硬刚苹果、谷歌,这样的标签加持下,“CP和渠道的矛盾”这一话题又一次被点燃了。

一次看起来有计划的“被下架”和舆论反攻

Epic Games所做的这些,看起来显然是有充分准备的——甚至可以说是故意让自家游戏被下架的。

e4.png

当地时间周三,《堡垒之夜》手机版更新加入了直接支付(Direct Payments)选项。这次更新后,手游玩家除了可以通过App Store或Google Play,还可以在游戏内从Epic提供的直接支付选项购买V-Buck(游戏的虚拟货币)。如果玩家从Epic购买,则可以享受到八折优惠。

在iOS平台提供导向外部的支付选项意味着什么,这显然无需多言。Epic应该也很清楚这会违反App Store的服务条款,并且知道苹果肯定会采取行动。对于这些,Epic显然是做足了准备的。

e5.jpg

果然,苹果随后将《堡垒之夜》从App Store下架,Epic迅速做出反击。宣布起诉苹果,并放出了一部模仿1984年苹果经典电视广告的“宣战视频”。

Epic视频和苹果1984年广告的对比

苹果曾在1984年放出这样一则电视广告,直指IBM对电脑行业的垄断。并宣称随着苹果新设备的推出,1984年从此会变得不一样。

e6.png

被咬了一口的苹果上,还有一条蠕虫在扭动,似有所指

e7.png

而Epic则用《堡垒之夜》的角色,重现了一个相同的场景。只不过这一次,大屏幕上象征垄断、被闯入者砸烂的形象,从IBM变成了苹果。

视频结尾,Epic称自己无法认同App Store的垄断,并因此遭到了报复,致使游戏下架。大量的iOS玩家将无法获取游戏,Epic号召大众团结在一起,抵制这一举措,“不要让2020变成1984”。

e8.png

1984,Nineteen Eighty-Fortnite,视频标题甚至还用了个谐音梗

这个视频和Epic起诉苹果的声明一起发布在《堡垒之夜》官网的新闻页面。

e9.png

新闻公告中,Epic解释了自己的做法。称苹果要求Epic移除“直接支付”功能,希望将内购的定价维持在高位,以便从30%的分成中获益。苹果下架《堡垒之夜》目的是阻止Epic通过“直接支付”的方式向玩家让利。

此外,Epic还号召《堡垒之夜》的玩家向苹果申请退款,并在社交网络上用#FreeFortnite(解放《堡垒之夜》)的tag来声援他们。

无独有偶,《堡垒之夜》在Google Play也得到了相同的待遇,加入直接支付、被下架、发表声明、宣布起诉这些流程又重复了一遍。

e10.png

值得额外提及的是,Epic针对谷歌的诉讼文件中,谈到了一个细节。Epic与一加、LG达成了预装合作,在Epic与这两家合作的特别机型上,用户能够通过Epic的app安装、进入《堡垒之夜》,而Epic称谷歌干扰了这一合作。这也是今年4月《堡垒之夜》最终选择上架Google Play的原因之一。

谷歌则对外媒The Verge回应称,安卓的生态系统给开发者们提供了自由分发app的环境,但如果开发者选择上架Google Play就必须遵守相应的规定。《堡垒之夜》目前依然能在安卓平台上运行,谷歌将其下架是由于游戏违反了Google Play的政策。

支持、反对和骑墙吃瓜

e11.png

e12.png

这一连串的动态发生在很短的时间内,让人有些目不暇接。对于Epic硬刚两大科技巨头,不同意见的看客各执一词。

《堡垒之夜》的官推下面,比较偏向Epic和一部分中立的评论被顶到了前排。一些热门评论表示无条件支持Epic,认为需要有人站出来“挑战苹果”和由来已久的30%分成的行规。

e13.png

也有人觉得既然上架App Store签了相关的合约,不遵守合约估计告不赢。

从朋友圈一些从业者的评论来看,大家站在开发者的角度上,也更偏向Epic的立场。这很好理解,手游发展早期,很多CP都经历过和渠道三七开甚至一九开的分成收入,自然会希望拿到更高的分成收入。国内渠道目前主流的分成比例,还在50%上下,大家习以为常,也有从业者对此表示“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e14.png

e15.jpg

截图来自心动网络VP谢添敏、蓝飞互娱COO周巍

不过消息转到国内的游戏媒体、游戏微博后,下面评论的走向就变得更多样了一些。

e16.png

e17.png

e18.png

同样有人支持Epic挑战30%分成这一由来已久的行业习惯。也有人说着“打起来打起来”,以典型围观的心态在看戏。

但表示“站苹果”的人明显多了一些——既然上架的时候签了协议,现在的这一系列动作虽然声称是反垄断,无非还是出于经济考虑。这是很多持负面态度玩家的立场。

这样的舆论处境,多少和Epic游戏商店在此前一部分PC大作上的“限时独占”,给一部分玩家留下了一些不太正面的印象有关。不少玩家在在评论时都会以“Epic这个平台”如何如何来表达自己的不看好。

CP硬刚渠道,能起到作用吗?

Epic正面硬刚苹果和谷歌,这件事意味着什么?

Sensor Tower的数据估测,过去一个月内,《堡垒之夜》在iOS平台的全球下载量为240万次,收入达到4340万美元。截至目前,《堡垒之夜》在iOS平台的全球累计下载量达到1.33亿,累计收入12亿美元。

虽然《堡垒之夜》是名副其实的全平台游戏,但从iOS平台下架,势必会损失大块收入。而安卓平台方面,尽管《堡垒之夜》在今年4月之前从未上架Google Play,对其并不十分依赖,也还会是有可能损失潜在的用户群体。

《堡垒之夜》并非移动平台上最赚钱的产品,虽然表现强势,却也未见得能单凭一款高收入产品的身份,撬动两大应用商店的固定格局。

但这样的姿态,想必能够得到不少开发者和玩家的声援。这也是为什么Epic会通过视频、公告和社交网络上接连的发声,来发动舆论攻势。

站在开发者和玩家(消费者)的角度,这无疑符合他们的利益。假如30%的固定比例有所松动,那么玩家能以更优惠的比例付费,开发者也能分到更多收入。

这多少也折射出一些CP和渠道的“爱恨纠葛”。对于这样的局面,国内行业更是不陌生,手游起步至今,分成比例逐渐从三七过渡到近年的五五。再从近两年,腾讯网易一些产品对七三分成的推动来看,强势的CP、产品在面对渠道时确实能博得更多的话语权。

e19.png

Epic近两年不止一次扮演了搅局者的角色,某种程度上,其实也是为了提高自己在相关方向的话语权。Epic的CEO Tim Sweeney曾在社交媒体等不同场合,多次高调地抨击PC和移动平台上30%的分成比例过高,大体也是同理。

e20.png

以引擎开发商、游戏开发商起家的Epic,最近两年之内先后做起了PC游戏商店和游戏发行业务。

e21.png

到目前,Epic Games Store取得了一些成绩,尽管谈不上颠覆格局,但是已经有一些明显的存在感。接受GameSpot采访时,Tim Sweeney称Epic的游戏商店已经占到了约15%的份额。

e22.png

发行业务上,Epic初步吸引到了《最后的守护者:食人大鹫》开发商gen DESIGN,《地狱边境》开发商Playdead,以及《控制》的开发商Remedy等一小批新兴的工作室。

这一次,他们又瞄准了手机应用商店分成这件事。就像此前对标Steam那样,突然公布,来势汹汹。

在手机的应用商店这件事上,基本是由苹果和谷歌率先建立了规范,多年以来几乎从未松动。

这一次,面对Epic的“挑战”,他们会改变,或者说应该改变已有的格局吗?

风马对本文亦有贡献。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