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这款游戏新玩法的编剧,不是人

来自 游戏葡萄 2020-08-17
深度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网易这款游戏新玩法的编剧,不是人

最近,网易恋爱手游《遇见逆水寒》上线的新玩法「大宋傀儡戏」,让我看到了一个行业的潜在机遇。

在这个玩法里,玩家可以扮演剧情角色,与人工智能AI共同创作剧本。例如下图中,玩家输入「别生气了呜呜呜亲爱的」,AI就能根据玩家的发言,给出具体的场景描述:「A在B旁边蹲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用手指轻轻在他眼睛周围画了一圈。」

网易1.png

紫色的对话内容为AI所编写

在看到之前,我没想到AI还会用「蹲下,拍肩膀,用手指在他眼睛周围画圈」这一系列无声的动作,来表达一个人请求与另一个人和好这件事。更让我在意的是,这个玩法意味着一个可能:AI可以创造游戏剧情了。这可能会对诸如女性向、二次元等重剧情内容的游戏,产生非常大的影响。

玩家与AI共同演出的戏剧

不妨让我们先再了解下「大宋傀儡戏」玩法。顾名思义,在这个玩法里,AI就像傀儡,而玩家输入的言语则是操纵傀儡的机关线索,双方共同配合演出一幕戏剧。

网易2.png

图源网络

整个游戏过程可以分为筹备与演出两个阶段。筹备阶段,戏班主(房主)需要选择一段故事剧本,而剩下的玩家就可以选择想扮演的角色,开始演出。

网易3.png

由AI根据参演角色编写的故事开头

每个剧本有既定的多个阶段目标和一个终极目标。游戏开始后,玩家按顺序依次发言,而不是人的AI会依据玩家发言编写故事。如果AI认定其创作的故事达成了阶段目标,戏剧就会进入下一轮。直至故事达成最终目标。

网易4.png

需要说明的是,以上截图中的剧本走向还算比较正常。如果玩家不按套路出牌,AI其实也会化身人工智障,写出一些前言不搭后语的剧本。比如下图中戏剧要达成一个「角色A与B相遇」的目标,但玩家直接说「我已经在」,AI就反而写了个两个人分开的剧本,需要另一名玩家圆场。

网易5.png

「嗯?我在呢。」

为了丰富玩法的趣味程度,《遇见逆水寒》还在游戏里搭建了戏台。玩家除了参演以外,还可以作为观众围观,以直播或回顾的形式,从不同角度体会玩法的乐趣。

网易6.png

据《遇见逆水寒》官方表示,「大宋傀儡戏」是国内首个AI接入游戏中,与玩家共同创作剧本的玩法。AI时而机灵、时而秀逗的表现,也戳中了玩家的乐趣点。

网易7.jpg

用30 G资料训练的「傀儡」

事实上,这个玩法并非《遇见逆水寒》项目组独创。在它幕后,还有一位重要的参与者:伏羲实验室。

此前的采访中,葡萄君曾介绍过网易这一专攻人工智能的神秘部门。他们已经在《逆水寒》、《倩女幽魂》系列等多款产品中,将人工智能成功落地。而这次「大宋傀儡戏」的新玩法,主要与人工智能领域的自然语言处理(以下简称NLP)有关。

网易8.png

更具体的说,「大宋傀儡戏」的玩法核心其实是「GPT-2的中文语料训练」。所谓的GPT-2,全名为GeneralPretrainedTransformer(生成型预训练变换器),它是一种强大的NLP模型,甚至有着「史上最强通用 NLP 模型」的称号。

网易9.jpg

而伏羲实验室这次使用的就是有7亿个参数、非常庞大的GPT2-LARGE,我们不妨把这个模型称为「傀儡」。为了达成「大宋傀儡戏」玩法,「傀儡」先是经过了海量中文小说的预训练,然后再熟读了《遇见逆水寒》的剧本,有了故事剧情的生成基础。据伏羲实验室介绍,他们用于训练的文字资料将近有30 GB。

网易10.png

在设计玩法时,为了让玩家更自由,伏羲实验室还让「傀儡」可以区分两种不同的文本类型。一种是对话输入,另一种是旁白输入。这样在游戏时,玩家既可以选择扮演角色发言,获得更强的沉浸感;又可以在特殊情景下,化身旁白进行引导。

网易11.jpg

「傀儡」训练完毕后,伏羲实验室又使用了一系列技术,降低剧本中无关角色的出现概率,提高剧本的生成质量。而且创作时,「傀儡」其实会一次生成多条剧情,再根据过往经验规则进行判定,比如句子是否完整、是否含有负面词表等,挑选出最好的剧情展现给玩家。

网易12.png

最后,为了满足手机的硬件需求,让AI在游戏中运行地更加流畅,伏羲实验室还使用了人工智能领域的压缩和蒸馏技术,将庞大的「傀儡」压缩到将近原先一半。在效果损失不大的情况下,让速度提高了一倍。

总的来看,GPT2作为一个开源模型,任何人都可以直接使用。但国内公司依然需要用中文语料重新对其进行训练,比如伏羲实验室就用了8张专业级显卡,花费6w多对「傀儡」进行了10天的训练,才有了最终的效果。

对于网易的这次尝试,一位AI行业的从业者也对葡萄君说:「能落地总归是好的,根据用户反馈改也比闭门造车好。」

AI技术在游戏行业的潜力

阐述完具体的玩法与技术,我们或许可以再想想:AI创造游戏剧情,会对行业有哪些影响?

就个例而言,《遇见逆水寒》是一款恋爱手游,属于文字AVG。这类游戏需要通过大量的文本来塑造角色形象。在这里,人工智能的NLP能力有着不小发挥空间。

网易13.jpg

除了文字AVG,人工智能的NLP能力在女性向、乃至二次元游戏也有用武之地,特别是玩家与角色间的情感链接建立。比如针对二次元游戏的庭院,即玩家可自由与NPC互动的板块,AI就可以让NPC更加自然,减少人工设置内容的成本。一个可以参考的案例是,此前伏羲实验室就试图在一款MMO手游中,让NPC儿童可以根据聊天内容自我学习,让玩家养育小孩的体验更加真实。

网易14.gif

网易15.gif

再往大了说,这个技术还有更大的潜力。在内容层面,AI可以快速地创造文本。在人类的助力下,它或许可以降低文案、剧情的制作成本,甚至在未来颠覆剧本的创作流程;从玩法出发,游戏里又可以补充一个像「大宋傀儡戏」这样的内容,为玩家创造一个畅想人物关系的空间;而从玩家UGC生态角度考虑,人工智能也许会形成让玩家意外的讨论点。

甚至,海外还有像《AI Dungeon》这样以NLP为核心的游戏。在这款文字AVG里,玩家可以选择不同的剧本题材,比如奇幻、神秘 、世界末日和僵尸等。然后再选择自己想扮演的角色,骑士、巫师、农夫……配上一个响亮的名字,一场冒险就开始了。

网易16.png

「变成一只龙」

不过,NLP与游戏行业的结合依然存在很多问题:

第一,NLP在游戏中的落地更为困难。据伏羲实验室介绍,NLP可在很多互联网软件的沟通中发挥重要作用。但游戏的核心乐趣在于玩法,与NPC的沟通只是游戏中比较小的一部分。因此要想实现技术的落地,仍需行业做出探索。

第二,人工智能NLP的能力在现阶段像是个没法控制的黑盒子,编写出的语言仍时不时会有瑕疵,落地在游戏中稳定性缺乏保障。

第三,UGC内容存在不少敏感问题。而这些都是厂商要考虑的。

葡萄君还记得2020年来临之前,我们编译过一篇标题为《2020年就要来了,10年前游戏行业的那些大胆预言成真了吗?》的文章。其中提到一名行业高层曾在2009年预测,十年后我们就能与AI进行交流,呈现出脱离剧本、不依赖配音录制的真实对话。但现阶段来看,这一目标还是有些遥远。

这种落差或许会让人有些遗憾,但也有更多积极的事情在发生。例如最新一代的GPT-3,在答题、写文章、翻译甚至生成代码方面的效果都非常好,创造的游戏剧情也更加自然和连贯了。在葡萄君与伏羲实验室交流的时候,他们还用「令人惊叹」来形容GPT-3,并且预测若干年内,GPT-3(和它更强或更便宜的变体)或许会深刻地改变人们工作的方式。

而针对游戏行业,它对二次元、文字AVG等品类,也许也会有难以估量的影响。相信随着OpenAI、伏羲实验室等人工智能领域探索者的努力,AI与人自然对话这事不会是个天方夜谭。

参考资料:

量子位——《试试这个文字冒险游戏,故事是AI写的:情节丰满逻辑不乱,进去就出不来了,在线可玩》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