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领时代CEO郭建君:原生云游戏至少可将云端算力成本降低70%

来自 游戏葡萄 2020-12-17
资讯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蔚领时代CEO郭建君:原生云游戏至少可将云端算力成本降低70%

12月16日,由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主办,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36氪与创梦天地承办的「游戏变革『十』代」在广州举行。

在活动中,蔚领时代CEO郭建君发表了名为《突围:云游戏的现状分析与未来展望》的主题演讲。

在他看来,目前云游戏领域尚处于将现有游戏产品云化的阶段,将会遇到云端硬件成本的制约,在降低用户门槛之后将面临内容产品的竞争。而云游戏下半场最重要的突破将是原生云游戏,它能将云端算力成本至少降低70%,并且让电影《头号玩家》中展示的《绿洲》虚拟游戏世界成为可能。

以下为演讲内容,有整理和删节。

大家好,今天和大家一起探讨云游戏的现状与未来。

云游戏现在所处的阶段,是把现有的手游、端游进行云化处理,将运算从用户终端移到云端,并把视频流推给用户。但从更深维度考量,这代表了现阶段云游戏的天花板,

这会带来什么问题?假设一款游戏所需的算力是1,十款游戏所需要的算力就是10,云化以后,这些游戏需要的算力总和一定大于等于10。现在云游戏的发展阶段,在技术选择上有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词或者说参数,叫资源的使用率。这个词后面会讲到。

为什么现在云游戏比较火?首先是由于5G的发展,其实还有一个原因是成本的降低,云端或者说服务器端CPU、GPU成本的降低,已经能在一定程度上覆盖云游戏的成本,或者至少将成本降低到一定程度。

通过这张图可以看到,全世界有很多公司都在布局云游戏,包括谷歌Stadia、微软xCloud等,但是云游戏的产业链条实际上非常复杂,任何一个环节出问题都可能导致体验变得不可控或不被接受。

clipboard.png

而这就是云游戏现在面临的,最大的、最重要的一个挑战,如何让整个产业链从芯片到服务器整机到公有云或私有云供应商,再到PASS平台提供方到CP到流量和渠道方都能顺畅连接,这就是为什么尽管云游戏从2019年开始变得火热,有很多投资,出现了很多新兴公司也好,老牌公司都在做,但现在似乎还没有找到非常成功的案例或者规模比较大的产品。

接下来我们把和云游戏相关的一些PAAS管理能力提炼成了表格,大家有需要可以了解一下。当然这只是基础,每家企业对云游戏的切入点、对云游戏的理解其实都不同。它该具备哪些功能、功能中是否有具体需要细化的地方,需要大家根据自己的情况调整。

1.png

然后云游戏技术可以这么理解。游戏本身是民用级软件中,对运算、延时、带宽要求最高的软件类型。如果连游戏都能够被云化,其他的跟视频流、渲染和实时交互相关的大量场景,都具备有非常大的云化空间。

因此对于我们来说,云游戏只是一个起点或比较重要的业务类型,未来我们希望房地产、VR看车等领域都有机会与云计算、视频流技术产生非常好的结合。

最后讲讲我们对云游戏后半场的思考。

首先,云游戏现在处于云化阶段,等到存量游戏上云以后,以前的PC游戏能在手机,电视上玩到。目前国内游戏用户达到6.6亿,趋近天花板,如果人口红利已经释放完毕,那么厂商可能会希望游戏可以被多维发行。《原神》可能是特例,云化对于大部分游戏还是一种不错的思路,让原来只存在于PC上的游戏,也能在其他平台创造体验空间。

我们把云游戏分成前后两个阶段,现在正处于上半场,技术和底层资源阶段。技术就是到底考虑用X86方案,虚拟机方案还是容器方案才能更适合大家的场景?底层资源就是选择使用公有云还是私有化部署。这些最终将汇聚成一个词叫成本,大家在这一阶段都在寻找最有可能降低成本的方式。

按照我们的理解,成本降低的方案除了技术本身之外,还有两种方式可以探索。要知道,0~30%的成本降低来自边缘计算的大量使用,30%~50%之间则需要依靠整个行业的复用。游戏是潮汐效应非常明显的一类产品,晚上12点到中午12点的算力怎么复用出去、怎么共摊成本是云游戏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再就是内容和运营解决方案。对于云游戏产业和云游戏2C产品,用户数量不再那么重要,因为可以预见在未来,不管任何终端都会出现好多云游戏平台,大家对于不同游戏的选择会变得非常简单。

我们点击一个APP的按纽,就可能比如说到腾讯云游戏平台玩《英雄联盟》,或者到网易云游戏平台玩《梦幻西游》。云游戏能降低用户门槛,但最重要其实还是内容。创立蔚领之初,我们在考虑是做2C还是2B业务,最终觉得其实2C很难再有小公司的机会了。这是对云游戏上半场的总结。

云游戏上半场需要解决的最重要的事是改变用户习惯,让想要体验游戏的用户不再受到终端限制。但用户数量总归越来越多,而云化最严重的问题是成本模型。

就拿我们跟米哈游合作的《原神》云游戏来说,一个玩家玩《原神》云游戏时,会有一个客户端运行在云端,那一百个玩家则会有一百个客户端被云化,每个客户端都需要占用资源,边际成本是线性增长的。

这不符合在座所有游戏公司的诉求,因为游戏想要成功本来已经很难,结果成功了利润还很低肯定就会出问题,因此现在云游戏一定处于过渡阶段,这个阶段会持续多久?我们判断需要3~5年,结束的标志是云游戏月活用户超过2亿。

为什么这么判断?因为下半场的云原生阶段将是开发者高度参与的阶段。相信所有人都听说过原生云游戏。究竟什么是原生云游戏?

游戏现在的架构是客户端加服务端架构,而原生云游戏将是中心化的运算结构,而不是一个边际很重、中心很轻的结构。现在游戏的运维成本大概在5%左右。但云游戏服务器成本大概占了50%甚至更高,所以未来一定要有中心化的运算结构,我们把将其称为云原生第一个阶段的Demo。这一切其实已经做出来了,我们将游戏客户端云化和云原生状态对比,会发现后者的算力成本降低了70%以上。如果现在云游戏的算力成本是一百块,通过结构化改变可以降低到30块。

2.png

那云原生有什么意义呢?大家应该看过《头号玩家》这部电影,里面的游戏《绿洲》是我们梦寐以求的终极形态。我们认真分析过,现有的游戏架构根本无法实现《绿洲》的虚拟世界,因为完全超出了用户端的算力。

如果换个视角,采用云原生方式可不可能实现?完全可能,因为云端算力几乎可以理解为无限。这将真正把游戏从局限于某个客户端的娱乐项目,拓展成为一个虚拟世界。

再就是对于任何游戏平台,它的竞争力一定离不开独占内容。现在云游戏平台上的所有产品,玩家在其他平台都可以玩到,所以尽管云游戏的核心是帮你补齐算力,但一定必须有自己的独占内容。

原生云游戏大概什么时候出现?我们还是认为需要3~5年。现在我们完成了云原生第一阶段Demo的研发,大概明年6、7月份会进行云原生第二阶段的研发,让它变得更加炫酷,只能在云游戏平台进行运算,这才是云游戏真正的意义所在。

最后简单回应一下大家比较关注的问题,我们正在投入大量时间、精力和米哈游、公有云合作伙伴一起适配和打造《原神》的云游戏版本,希望上线时不会大家失望。谢谢。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