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游戏圈2021人才争夺战:欢迎来到地狱模式

来自 游戏葡萄 2021-03-15
深度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上海游戏圈2021人才争夺战:欢迎来到地狱模式

年薪百万的人越来越多了

在上海游戏圈,年薪百万的人越来越多了。

薪资似乎是从去年开始涨上来的。资深游戏猎头豆丁拿美术领域举了个例子:以前多半只有美术总监才能年薪百万,可如今如果算上股票期权,不算奖金,不少3D组长、概念原画专家和技术美术也能拿到这个数字。去年巨人也曾公开表示要用百万年薪从全球招聘艺术家,HR负责人番茄告诉我,他们已经招到了不少人。

据多名HR估算,在上海,过去一年TA、引擎、美术等稀缺岗位的薪资涨幅大概在20%-30%左右。豆丁对此表示认同:"50K的数值策划、角色原画;70K的技术美术;80K的技术总监……他们的年薪总包都接近百万。"而在正常情况下,优秀人才每年只能获得10%左右的涨幅。

很明显,上海游戏圈激烈的人才竞争是这一切的根源。

游戏产业年会上,巨人网络CEO吴萌就曾表示挖人不利于行业的良性发展:"现在基本上每家公司都缺人,人才的竞争已经远远大过产品的竞争,在上海就非常明显,因为每个游戏公司都有钱,挖人来得快些……"一名网易员工也说,他们上海同事的跳槽频率明显比杭州频繁:"很多人也就干了1-2年,因为诱惑太多了。"

为了说服候选人在年前跳槽,保证项目进度,不少公司会用「签字费」补足他们本应在上家公司拿到的年终奖。豆丁说,某新锐大厂为了招揽一位身在腾讯的策划,不惜开出了30万的签字费,并且承诺在开发1年半,项目上线后再给30万的奖金(也可不拿奖金拿分红)。

而在金三银四之际,多家公司都推出了推荐人才获得奖励的制度,报酬一般在1万-5万不等。同在沪杭圈的无端科技,甚至打出了「推荐专家入职,赠送特斯拉MODEL」的广告。

2.jpg

这样的行情也使得HR和猎头供不应求。在米哈游的招聘告示里,「资深游戏招聘」、「薪酬专家」等岗位均被高亮。豆丁说,如今不少招聘HR不到30岁,年薪却能达到70万-80万;而为了让公司的猎头数量跟上游戏公司的需求,他甚至在年前付了两笔十几万的签字费。"以前猎头行业哪有签字费……二三十万都能开一家猎头公司了!"

3.jpg

米哈游的招聘告示一角

更疯狂的是,上海游戏圈的薪资涨幅还对影视圈形成了压迫。视效制作公司MORE VFX创始人徐建曾发布朋友圈,吐槽游戏行业正在进行「碾压式的人才掠夺」,说为了留住员工,准备把报价上调70%-80%。《唐人街探案》系列导演陈思诚也在路演时提到过这个例子。

4.jpg

竞争逐渐白热化之后,连公司福利都成了血腥的角斗场。年前多家公司纷纷推出5000元左右的过年补贴,并在年会上发出了无数台iPhone 12、PS5和Switch。像是沐瞳就把年会礼品的人均预算从2019年的2500元涨到了5000元,CEO袁菁还放话,要让公司福利达到上海第一梯队水平。面对此情此景,甚至有上海圈的员工把各自公司的住房公积金比例都扒了出来——最终叠纸12%的额度获得了好评。

5.jpg

一位业内朋友给葡萄君发的图:群聊已被改名为「漕河泾内二手卷」

不过耐人寻味的是,这边心动CEO黄一孟表示「上海游戏公司已完成内卷」;可在北京、广州和深圳,你却找不到几家愿意加入这场竞争的公司。某北方厂商发行负责人负责人甚至自黑:"要什么福利?来北境一起锻炼意志。"

6.png

上海游戏圈的人才竞争,怎么就进入了如此惨烈的地狱模式?

怎么就打成这样了?

最直接的原因就是:上海游戏圈这几年赚的钱实在是太多了。

莉莉丝有《剑与远征》与《万国觉醒》,米哈游有《原神》,鹰角有《明日方舟》……前几天投资圈里还在疯传一则消息:某上海游戏公司手里一下子有了约50亿量级的现金,想找人帮忙做资金管理——你应该知道是谁。

7.jpg

谁还敢怀疑上海圈的挣钱能力?

赚了钱该怎么办?很简单:扩大规模,做更多赚钱的游戏。如今米哈游已经扩张到了2400多人(比2019年增加了约1000人),莉莉丝和叠纸也分别扩张到了约1400人和1200人。而且大家都愿意付出更高的人力成本。以心动的业绩预告为例,从2019年到2020年,他们的研发人员从806人增加到了近1400人,研发开支增加了3.2亿-3.6亿。

更可怕的是,这些新锐公司还都想搭建更复杂的生产管线,建立工业化的壁垒。这使得关键人才成了人人都爱的香饽饽,这进一步抬高了游戏圈的薪资上限。

什么是关键人才?一位腾讯互娱资深招聘HR的解释是:达到总监/专家的级别;而豆丁的描述是:工作8年以上,经历过成功项目,做过现象级的作品,比如最顶尖的美术总监、图形引擎和技术美术。这样的人才本来就极少,在争抢之下,价格更是水涨船高。

用某公司CEO的话说,"如果你觉得你的关键人才便宜,那他们很快就会变成别人的关键人才。"而对于刚刚开始布局工业化的公司来说,类似的挖猎往往不计成本。这使得熟悉UE4,做过3A级产品的人才尤其紧俏。例如上文中的大厂HR就吐槽,曾有《堡垒之夜》的资深关卡策划(非leader),对外开出了200万年薪的价码。"他们的风格是砸钱,我们的风格是捡漏,比不过比不过。"

8.jpg

还记得那场Clubhouse:「上海游戏圈老板们密谋如何教大伟哥做人」吗?其实一大动机也是招人

而在发现上海变成了人才中心之后,不少外地公司也在加入这场战局。近年来网易、灵犀互娱(阿里)、朝夕光年(字节)、FunPlus、点点互动、IGG、龙腾简合、有爱互娱等厂商都在上海建立了团队,腾讯天美、光子旗下的多个工作室也开始把上海作为自己新的重点招聘地区。

9.jpg

天美J1一款UE4手游的招聘岗位,很多都支持深圳/上海

有HR告诉葡萄君,由于看中的上海人才太多,他们又不愿意去其他城市,公司的招聘一度陷入了瓶颈,所以建立上海团队就成了唯一的出路。而豆丁则表示,不少身处二线城市的公司深感人才匮乏,好不容易来了上海,结果发现自己面对的难度一样是地狱模式。

据豆丁总结,FunPlus、心动和字节跳动是去年上海游戏圈薪资暴涨的主要推手:由于要从零到一搭建团队,人手紧缺,FunPlus的价格能比一些头部公司还要高出30%-50%,"很少有候选人因为薪资谈不拢而放弃他们。"他们的做法也卓有成效,据七点GAME的报道,他们上海二次元团队的美术总监和项目主美就都来自网易。

10.jpg

FunPlus招聘页面的许多上海岗位都显示「急」


和FunPlus类似,字节跳动也以高薪著称。据知情人士透露,在组建团队的早期阶段,他们曾给主程开出过180万的年薪。某大厂HR评价,面对等同于原来腾讯3-2到3-3级别的候选人,字节的年薪大概会比自己的公司高出10万-20万——这并不是一个特别惊人的数字。但字节可能会有上市计划,这让它的期权颇有想象力,因此它的吸引力始终处在第一梯队。

就这样,不断上升的薪资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才;而优秀人才的集聚,又在吸引更多公司加入这场竞争。漕河泾和宜山路,成了开启人才争夺战地狱模式的钥匙。

11.jpg

这张图葡萄君用过好几次

当战争进入深水区

面对日趋惨烈的竞争,不同的公司也有不同的对策。

对于大厂来说,他们其实没有那么担心个别顶层大佬的流失。某大厂HR讲了一个故事:他们曾有一个总监级别的大佬离职,但一个核心成员很快就顶上了这个位置,现在干得特别起劲儿,其他下面的同事也觉得更有奔头。"如果这个大佬不走,那这个核心同学可能迟早就会走。哪个损失更大?还真说不好。"

但让大厂担忧的是,那些年薪在100万左右的组长,尤其是关键领域的中坚战力可能会被挖走——大厂往往在乎性价比,他们的报酬不一定可观;而新锐厂商吃不下太多顶尖大佬,可对于这部分的人才的态度却是多多益善。像某大厂HR总监就表示,如何防御将是他们2021年人才策略的主题,他们正在计划选出核心岗位的高绩效员工,为他们保留更多的资源。

而对于那些人力资源结构没有这么复杂的厂商来说,应对竞争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涨薪。例如沐瞳HR负责人就表示,他们今年3月将全员上调薪资,以后也将保持对市场的敏感,定期更新薪酬带宽标准。

面对惨烈的挖猎战况,许多公司也开始思考如何把战壕前置,在校招阶段就赢得竞争。例如在莉莉丝的春招告示中,就出现了「游戏制作人培训生」的岗位。这样做的好处显而易见,像是一名网易的HR就表示,很多岗位他们都没必要挖猎,只靠校招和内部培养就能补足。

12.jpg

莉莉丝的春招实习岗位

不过大厂们的校招也做得越来越「内卷」。一位腾讯互娱资深招聘HR称,他们会在大三阶段就从高校挑选客户端开发、引擎开发、技术美术等稀缺岗位的候选人,邀请他们参加培训课程和实战项目,或者到公司实习。"我们希望尽早和同学们展开接触,把时间线拉长。"

还有公司做得更绝。巨人HR负责人番茄称,他们已经开始邀请大一的高潜力学生参加Open Day,测试和体验在研的游戏,参观免费宿舍,与制作人、主策、主程和主美交流。如果校招生真的足够优秀,他们甚至可以入职就担任《征途》《球球大作战》等核心项目的组长。

同样面临调整的,还有薪酬体系和利益分配制度。

为了避免制作人甚至整支团队的出走,许多公司都在采用更大方的分配方式。年前让《剑与远征》团队获得1.9亿分红的「阿拉丁计划」就曾一度刷屏——莉莉丝的项目利润将按照团队占股比例全额分红。某大厂中层称,这条消息已经让公司的高层担心上海团队的稳定。

心动的做法则与之相反:他们希望效仿Netflix,假定每个项目都能成功,然后把奖金挪到前头,折算成按月发放的高薪。沐瞳HR负责人也表示,他们大幅提升了固定薪资的水平。某公司CEO对此表示赞同:"大家都是打工人,你不要跟我讲项目做成了怎么发财,我就想知道首先我有没有优厚的待遇。你越压榨员工的薪酬,员工对成功之后奖励的期待就会越高,高到你无法满足。"

而在更长线的角度,头部公司还希望树立更有魅力的雇主品牌和企业文化。腾讯的自由包容,网易的匠心,叠纸的创作,米哈游的「something new, something exciting, something out of imagination」,心动效仿Netflix的「Context, not Control」,乃至一家公司是否996……这些都在影响人才的选择。用一位上海公司的HR负责人的话说,2021年将是真正考验游戏公司品牌软实力的时候。

未来将会如何?求职者怎么选择?

那么在未来,上海游戏圈人才战的走势将会如何?

一位腾讯互娱的资深招聘HR认为,在全球化和工业化的浪潮下,不管是上海还是其他地区,2021年的竞争都不会弱于2020年。各家公司对于TA(技术美术)、TD(技术策划)、引擎等岗位,以及具备UE4经验的关键人才的需求也都会越来越多,只是上海的竞争会更激烈一点而已。

也有不少人认为,并不是砸钱招人就能做出好的产品。没有好的产品,公司赚不到钱,这种招人的方法也不能持续。像某上海公司HR负责人就表示,“纯粹砸钱式的人才争夺战已经过去,大家到底能做出什么项目,这才是最好的试金石。”

但还是有更多受访者认为,上海游戏圈的人才争夺战才刚刚开始。

番茄的看法颇具代表性:在激烈的竞争态势之下,各大厂商还会继续加码。作为战争漩涡的中心,上海将会持续吸纳全国,甚至全球的游戏人才,大家的薪酬福利将越来越高。豆丁也认为,几家头部游戏公司会一直竞争下去,如果谁没跟进,就说明谁的产品和营收掉队了。

黄一孟则表示,目前上海游戏圈的利润完全能接受更大的薪资涨幅,而且大家抢人抢得越凶,游戏行业人才的数量就会越多。"2019年大伟哥(米哈游总裁刘伟)说过,不算奖金,米哈游年薪超过100万的人已经超过了100个。但现在我要吹一个牛:未来心动要有300个年薪300万的同事……我相信总有一天中国游戏行业的薪资会超过硅谷,游戏人将成为整个社会里待遇最优厚的人才。"

最后一个问题:面对不断走高的行情,层出不穷的诱惑,上海的游戏人们又该何去何从?

我挺认可一位大厂HR的建议:掌握一项在行业里能够持续增值的技能。如果这项技能还不够强,就不要只为了钱而选择一家公司。"一次跳槽薪资可能翻了几倍,但万一项目最后没上,或者上线之后口碑不好,那你未来的职业生涯就很危险了。"

13.jpg

这让我想起了这张图

当然,如果你眺望偌大的上海滩,却很难找到一份薪资更高的工作,那要不然你已经足够幸运,要不然你就可能还要埋头苦干,继续提升自己。因为即便是在上海游戏圈,马太效应也依旧有效。正如之前一位上海公司CEO所说:"现在行业里谁最难找工作?是月薪1-2万的;谁最抢手?是4-5万的。"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