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媒体人的感怀:葡萄君的东北方之旅

来自 游戏葡萄 2014-08-09
深度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一名媒体人的感怀:葡萄君的东北方之旅

8月8日,晴。葡萄君们从金台夕照的办公室出发,前往北京的东北角——古北口,开始了成立以来头一次正式的团队建设。

这一路,有很多欢笑很多的感动,也遭遇不少囧境——其中最严重的是女葡萄订的酒店遗世而独立,没有Wi-Fi,手机也无服务。(在本文的最后,你可以看到一些片段)

看着一群90后年轻人嬉笑打闹,从某有态度门户离职成为葡萄创始团队成员已接近一年的我,感触颇多。这帮90后,非常有活力,也有稚嫩与不完美。但他们暂时的不完美,却胜过有些业内朋友沉沦为媒体媒介的齿轮,为了所谓快速全面的执行而牺牲生活质量,神经衰弱、思考能力也变衰弱。我曾暗暗决定,不让这种悲剧在自己的团队中重演(当然,有时也仅仅是我拖延症发作,该吃药了)。

在游戏葡萄上周发布的《ChinaJoy,来年再见——一个媒体人的自白》中,我的同事复盘了他最近一年的经历,他是第一次参加ChinaJoy,以一个媒体人的身份。而我,也是第一次参加ChinaJoy,以一个不那么纯粹的媒体人的身份。我见了一些特别有趣的人,因为他们在做我特别感兴趣同时可以展开合作、对游戏葡萄未来发展很有利的事情。

在某有态度门户的BBS当过多年版主,后来又在它的科技频道做过编辑、在它的新闻客户端产品团队奋斗过的我,对新闻媒体的想法,也许与很多媒体人和市场营销人有很大不同。

提到媒体,我总想起当年在母校生命科学学院的自习室里,头一次看到麦克卢汉“媒介即讯息”观点时受到的冲击,也常想到我在给当年的科技频道主编发送的简历邮件中阐述的对媒体的理解——嗯,几年过去了,想法并未改变太多。这些理念,能够实现多少,会实现到什么程度,你会在游戏葡萄下半年乃至明年的动作中渐渐看到。

正如一位朋友的签名所言,“要有理想,但不能理想化”。我们也一直努力在为兴趣而写作与为“接地气”而报道两个方向之间调和。就目前而言,游戏葡萄的内容还是获得好评居多。我们披露了行业中最创新的企业、最前沿的趋势,我们试图从最独到的角度去分析现象,我们也尝试用最创新的方式去报道那些诸多媒体都在报道的重大事件——即便我们的方式不会收获那么多的阅读数量。对,我们不选妃,不发心灵鸡汤,不撒狗血,不做标题党发所谓创业宝典行动指南(如果手游业者遇到的困难因为一篇文章就TMD可以越过,这样的坑还能叫做坑么)。另一位媒体人对他们编辑有四条规则,不回避,不粉饰,不危言耸听,不做道德审判。我想,这也是葡萄君们对自己的基本要求。

我一直记得,一位媒体同行大哥对我们的赞美,他说因为在这里会看到一些“不一样”的内容而关注游戏葡萄。是的,繁华与浮躁过后,你会懂得我们的用心,我们的坚持。

上面有点跑题了——最后,奉上“葡萄君”们的团建囧图供大家吐槽:

1407641827816044.jpeg
1407641828635855.jpeg

1407641829685104.jpeg1407641829610859.jpeg1407641838640140.jpeg

1407641840932544.jpeg

1407641841355942.jpeg

1407641842216050.jpeg

1407641843604053.jpeg

1407641845485883.jpeg

1407641846799558.jpeg

1407641861525893.jpeg

1407641863751564.jpeg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