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磊怎么了?做一个“农民企业家”又如何?

来自 游戏葡萄 2014-12-10
深度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丁磊怎么了?做一个“农民企业家”又如何?

”被雷到了。”

在网易凌晨三点四十一分发出直指陌陌创始人唐岩的声明的这一天,某位前网易品牌公关负责人于新浪微博如此说到。许多人趁机调侃,“霸道总裁深夜巧发力,温柔下属清晨难做人”,“你不拦着他吗?”

更多的人,在微信朋友圈围观和传播这起事件。来自大公司的创业者们对陌陌的遭遇有共鸣,陌陌或唐岩的利益相关方在发声,与陌陌和网易都无关的公司的人则笑看丁磊出丑,当作一幕狗血肥皂剧——满是段子和秘闻,比二人转比黄色笑话都让人爽快。

反正,丁磊的七伤拳,在不确定能否伤敌一百之前,已经先行自损一万。

我也在朋友圈发了一小段:我想到的是双十一之后的吉承翅膀卫衣事件,被迅速消解得无影无踪,向有情怀有担当、公关团队能力强到足以分拆上市的某司发起进攻的人,落得个商业模式与人品节操双重受损。这一次,做坦坦荡荡的“性情中人”还是笑看风云还是“格局”为重,明明有上策有中策而且都不难做,(前) 厂长的选择却不言而喻。

那么,丁磊图什么?

丁磊是这样评价自己的,“我性格直接,包容性差,所以只能给自己标一个真小人,而不是真君子。”关于这一点,我虽然不明真相,但是在网易度过的接近三年时间中经历过两件小事。

其一,在网易科技频道时我曾经参与支付宝风波的报道,当时网易与阿里巴巴并无直接业务冲突,如果按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理论,双方还理应身处同一战壕对抗大敌腾讯。可是,丁磊部分是由于他的价值观道德观,亲自下令内容部门要采用批判性角度,甚至直接转发负面新闻到主编邮箱,邮件标题“推荐你看看”或者“报道一下”,都是轻描淡写的口气。

其二,后来我转岗到网易新闻客户端做产品设计,起初一段时间的部分工作是处理用户反馈。有一天,收到部门leader转来丁磊的邮件,他在微博上看到我回复某一用户遭遇的刷新问题。

丁磊少年得志,他难以忍受体制内的僵化和对新科技的漠视,大学毕业没几年从宁波电信局辞职创业。他很幸运的通过邮箱、个人主页和门户成功地创办网易并上市,32岁成为中国首富。

可是,如今丁磊四十多岁了,互联网早已不仅仅是当年那个纯粹凭产品凭技术可以驱动的行业。大家在谈论的,是战略是布局,是顺势而为,也是资本和产品角力的珍珑棋局。如今的马化腾,再也不会和他一起在深圳街头喝啤酒,像十几年前那样。但丁磊,却依然像十几年前那样。他一度极其不重视门户的作用,因为比起邮箱和游戏的技术门槛,门户更像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带来的收益也很低。丁磊会督促下属试验新的技术,比如游戏外设“雷火臂”。但是那些“太复杂”或者“太简单”的事情,都被他忽略或者延误。就像大家常常说的,网易错过了搜索错过了电商错过了社交又错过了移动分发和移动社交,2005年之后就再也没站在过任何一个浪潮之巅上。

丁磊没有闭关,没有豹变,他还是像当年那个会周末去买一大堆唱片的数据库程序员,有点艺术和商业上的小追求,也执念于技术和产品。我们也许可以沿用很多网易前员工与业内人士对他的调侃,“江浙小商人”,或者“农民企业家”。“但是坦荡荡很重要啊”,丁磊这样说。他会在新浪微博上用马甲账号吐槽时事和名人大佬,会因为“价值观”与身边的网易高管甚至普通员工发生矛盾。其他公司严守的严密科层制,在这里被打破,他会直接越过中间的管理层,直接插手具体的内容或产品业务。

可是,农民企业家又怎么了?

在众人看丁磊发泄不成反被围殴的笑话的时候,有两种流行的论调。一,是弱者即正义,要帮助创业者打倒丁磊霸权主义。二,史前怪兽丁磊真是气量狭小又不识时务,错过那么多机遇还眼红,不能容忍以前的小弟功成名就。

然而,说丁磊是loser,谁又是winner?

雷军么?在创办小米之前,他一样可以被指作史前怪兽,他错过了门户卖掉了电商又错过了社交跟搜索。2007年的雷军,是winner还是loser?七年前的雷军,可能也要被黑出翔。七年后的雷军,却与目前中国主流的商业叙事再贴切不过。

“法国南部的小镇”和“驻马店的村庄”,“台北”与“东北”,都有着天壤之别的含义。在中文的语境之下,“农民企业家”显然是一个戏谑的称谓。“农民企业家”在欧洲、日本甚至韩国,他们是向工业荒漠说不的斗士。在中国,他们是乡村爱情故事中的逗士。网易的游戏是精品,网易的新闻有态度,网易的云音乐产品有格调,但是“对不起,丁磊先生你又迟到了,你再次没有站在风口”。有的人,更喜欢去歌颂未来,更习惯去追捧新星,哪怕他们不会给团队成员带来更丰厚的五险一金更宽敞明亮的办公环境。

就像有位网友所言,“如果我还在外企工作,拿着不错的工资,两个小时就能完成一天的工作,其他时间都在网上闲逛,上着Facebook,用着国外的产品,觉着生活很容易啊,其他人应该也像我一样,我也会变成知乎上的键盘侠,这也看不起,那也看不起,兴奋中完全忘了相对于那些做实事的人来说自己是个空谈的loser这个无情的事实。”

丁磊被嘲笑被攻讦,更多的原因,不是他格局小,不是他对旧部刻薄,而是他没有把握住机会成为能够决定中国互联网动向的超级巨头,他没能在镜头前向大众挥洒一把all-in的豪情,没能在聚光灯下从容与加州南怀瑾硅谷季羡林谈笑风生,没能来上一场失控与时空、科技与人文的跨界交谈,他的故事漏洞太多天花板太矮、不足以供人代入和意淫。

应该感到悲哀和愤怒的,不是旁观的媒体人,而是在网易度过许多匆匆那年的人们。他们曾经对网易昔日的理念那么认同,曾经那么有想法有激情,却需要在离开之后再去打拼实现。他们的某些梦想和青春,消散在一言堂大boss不care的盯新闻、通宵班以及更新推荐位之中。

唐岩确实是应该歌颂的,他从默默无闻的娄底小城青年,走到今天带领一帮伙伴名利双收,三年的时间创业做出用户过亿的产品。他和陌陌,是这个互联网行业更希望有的神话——没有背景、不拼爹,也能“成功”。可是即便陌陌市值超过网易,即便网易抓住机遇超越腾讯,又跟其他人何干?

更多的人,是默默。南瓜不说话,只是默默地成长。有许多许多人,他们默默做着自己的事情,与团队一同打拼,商业成功的神话?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在丁磊这里,他要做的,可能是正视自己的“小”与“大”,可能是更淡定的做好自己喜欢和擅长的事情,比如门户、网游、音乐还有别的东西。深耕细作做实事,农民企业家又如何?让他与人比布局,也许不如致匠心来得靠谱。不是每个人都能像马云像雷军,也不是每个马化腾都能找到自己的刘炽平。

如果网易能够继续做出受用户喜欢的产品、让玩家感动的游戏,它依然是一家值得尊敬的公司,丁磊依然是值得正视的人——当然,他最好改改某些过分“真小人”的习惯。

最后,打一个小广告,如果你也想做一番实事,想在兴趣和能力之间有所发挥,来游戏葡萄可能也会是你非常好的选择。我们希望坚持有判断有前瞻地做报道,希望能够链接移动游戏行业的人、能够推动更有效率地做出更好的产品,如果你也有相似的想法,欢迎来聊聊。请戳邮箱hi@youxiputao.com。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