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游联动,对于“影视圈”到底意味着什么?

来自 游戏葡萄 2016-01-09
葡萄观察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影游联动,对于“影视圈”到底意味着什么?

1月6日,在《蜀山战纪之剑侠传奇》的新闻发布会上,蓝港CEO王峰、《蜀山战纪》出品人吴奇隆、安徽电视台台长庄保斌、爱奇艺CEO龚宇齐聚一堂,公布了《蜀山战纪》的最新一季将在安徽卫视寒假黄金档日播,以及同期手游上线推广的消息。

说到影游联动,蓝港可以算是业内的先行者,从去年年初的《十万个冷笑话》到10月份的《甄嬛传》,蓝港一直在进行着泛娱乐上的尝试。在蓝港CEO王峰看来:“早期做游戏跟做电视剧,其实是我们叫井水、河水两个平行空间,各做各的,你赚你的钱,我赚我的钱,但是回来讲在现在这个大的影游互动的时代,我们认为整个游戏产业都走在学习过程。”

而到了去年下半年,整个行业都在讲影游联动,他们又展开了与《蜀山战记之剑侠传奇》,以及《芈月传》的合作。而现在,王峰甚至拉上了电视台一起入局。在他看来,现在正是最好的时间。“我认为现在蓝港在考虑影游互动,要比我们早期理解影游互动成熟了很多,主要来自于市场的变化和我们之间的密切合作以后,给我们带来的提升。”

1452320911416185.jpeg
左→右: 陈伟霆、吴奇隆、安徽电视台台长庄保斌、爱奇艺CEO龚宇和蓝港互动CEO王峰

当然,相比“台影游联动”模式的对于游戏的影响,葡萄君还好奇的是在这样一个多方联动的模式下,对于“台”和“影”会有什么影响?影游联动对他们意味着什么?

1452320912824125.jpeg

左→右:蓝港CEO王峰、吴奇隆、安徽卫视广告中心主任周林平

1.成立新部门

实际上,去年从4月份开始,中央台采访就提出了电视+的战略。安徽卫视广告中心主任周林平在发布会后对媒体表示,电视在转型中,需要一些路径,他们也是在学习的过程。

“实际上这个战略对我们台里面的发展影响还是比较深远的,当然不光是说提了一个战略,后面得有支撑性的东西,然后我们随之成立了新媒体事业部,其中游戏是一个重要的板块”,周林平还表示“其实很多台都没有这样的部门,我们首先得自己学习,设置了这个部门,就要专门有这块儿的功能,去跟游戏市场去做接轨。”

2.发现价值

在周林平看来,电视+游戏+剧,大家都觉得这是一个价值发现的过程,但是关键点是要做出价值证明,希望能够给这款游戏的推出起充分的预热作用。

怎么证明?资源整合就是当务之急。据了解,安徽卫视此次内部进行了很多的整合,除了广告端的资源,还有宣传端的资源、内容端的资源。“我们可以说也是准备把它当成案例去打造,我们就是通过蜀山战记这部剧,通过内容这条线,把它整个串起来,做这样的一个工作。”

3.受众向年轻化

周林平提到,为什么可以做这种台游剧的这种联动呢?我觉得电视也到了这个阶段,其实人群没有大家想象的这么老,电视的人群尤其是在一些年轻化趋势的带动下,无论电视、游戏我们觉得还是85后、90后这一批。

所以,我们跟吴奇隆这边电视剧的合作,其实不光是产业上的合作,我们也是希望能够进行更多的拓展这种年轻化的人群,因为这个人群可能也是电视台的未来。就是说针对这种情况下,我觉得我们三方合作,首先就是有很多的基础。

1452320913870752.jpeg

葡萄君在最后只问了吴奇隆两个问题:第一,过去的一年,影游联动这个模式对于影视圈产生了多大的影响?第二,影游联动对“影”的最大的价值是什么?

根据吴奇隆的答案,实际上可以分为三个部分:

1.“小”IP时代:没人懂怎么做

我觉得整个的联动,在过去一两年产生了一个很大的效应。我们可以看到基本上现在市面上所有能买的IP都被买完了。但是到底是谁买的?他买了会不会用,我们也不知道,但是买完就买完了。所以市场上应该也很难再出现真正意义上可以完全去做懂行的IP。

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可能我制作公司买了电视剧的制作权,电影公司买了电影权,游戏公司买了游戏权,大家都在抢IP,可能很少能够完整地把所有的IP谈下来,去做完整的应对。

如果完整地拿下来,大家也只是停留在这几个简单的互动而已,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一个大IP。其实我从大概4、5年前就开始跟大家定义IP,可能那时候还不热,没人理我。那时候我最早提,我说应该是把影视跟游戏做结合,可是大部分的时候,大家都是有游戏就做,很难能够有一个串联。

通过这几年,我真的看到大家对IP达到这样一个热度的时候,反而我在反思,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去抢一个IP,而不是自己反过来要创造IP。所以我从新白发魔女传之后,我就决定自己要走创IP的这一条路。

2.大IP时代:做联动就是走在这个时代的前面

我们要做大IP,其实在做执行就必须把所有的环节都搞明白。我的音乐会,我的唱片会怎么做,我里面人物的造型跟戏里面的造型,跟里面的任务设定,跟游戏上怎么样配合,提前就做好很多的设计。所以等于我在做一部戏之前很早就得想,可能会中间花了一年多两年,包括他们人物的设计、兵器。包括我还要跟他们演示,说这把剑不是剑,是从手环变过来的。

然后你要有很多的东西,就已经在前期做完所有的规划。甚至包括它有一些其他衍生的周边商品,包括可能会发生的,可能在不同维度上产生效应的一个产品、商品价值,都必须做预留空间。所以等于我在两三年前就开始做这样的规划,一步一步试着去做所谓的自己创IP的动作,当然做到一个过程,我一路上真的是有很多贵人帮忙。

我觉得我们都是走在这个时代的前面,你可以看到未来的一个趋势跟发展,一个走向,所以我愿意去做这样的一个尝试,我觉得如果大家都还只是在传统的,自己的产业链,大家都过的很好,我们都是大电视台,大的游戏公司,大的互联网平台,其实如果不去做这样的尝试跟融合的话,还是挺好的。

可是他们愿意跟我一起,大家一起来做新的尝试,其实我们经常有时候开玩笑说,做的成就是先驱,做不成就是先烈。当然我看过很多先烈,所以我们不希望成为先烈,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是非常小心的,一步一步的,也因为这样,我们要花比平常人多很多很多的时间。

3.开会最多的一年

这一年,我开会开的最多的,而且各种公司的会都出现。主要就是因为在跨行业、跨部门的联动上面,这在以前是很少的。但是我们现在找了一群志同道合,大家一起来。

所以我们会除了蜀山战纪之外,后面陆续我们会做很多新的不同的尝试,不只是在所谓的大的平台上,互联网的平台上,我们现在甚至会把很多东西,落地到传统产业里面去。

这个是很兴奋的一件事情,因为门槛很高,不容易做。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