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这些站在退市边缘的游戏公司,正进行一场残酷的求生游戏

来自 游戏葡萄 2021-04-25
深度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A股这些站在退市边缘的游戏公司,正进行一场残酷的求生游戏

在A股资本市场上,有一部分公司正努力推进着一项“摘帽计划”。

这些公司股票名前缀带有“*ST”符号,因经营不善面临退市风险。具体来说,当连续亏损两年或净资产低于股票面值时,即为ST(特别处理),连续三年亏损,即为*ST(退市预警)。

对于游戏公司而言,之所以造成这个局面,多数源于早期并购产生了一定的商誉泡沫,导致后续净利润锐减,进而大幅亏损。在这之外,版号管控后的游戏市场给不少企业增添了不确定因素,一旦产品上不了线,营收、利润难以保障,而成本却居高不下,自然加大了净利润下滑的可能。这个背景下,部分公司便戴上了*ST的帽子。

如何摘帽?上市公司的做法各有不同。有公司将卖房提上了日程,也有公司甚至不惜砍掉游戏业务断臂求生,也起到了些许的效果。当然还有个别的公司,在大浪淘沙之下就不那么幸运了。

A股上的那些ST上市公司

近期,上市公司相继发布2020年报,借此机会,我们对ST上市公司进行了统计。

9.jpg

尽管都贴上了ST标签,但各家所处的现状并不相同。

*ST晨鑫——游戏资产包括麦芽电竞、1862游戏平台等 

*ST晨鑫(晨鑫科技)2018-2020年归属公司股东扣非净亏损为6.14亿元、9.50亿元、0.71亿元,已连续三年亏损。不过经历了低谷期后,他们过去一年将亏损额缩小到了1亿。*ST晨鑫表示,公司目前仍继续投入休闲类小游戏、网赚类游戏产品开发,产品包括《逆天猫》《深海大作战》等。

但参考财务报表,游戏已不是这家公司的核心业务,2020年营收比重仅有2.71%,而在2019年,该数字是55.81%。取而代之的,是智慧打印业务和芯片业务。

1.png

节选自*ST晨鑫2020财报 

*ST天润——游戏资产包括深圳拇指游玩、上海点点乐等

*ST天润(天润数娱)2018-2020年归属公司股东扣非净亏损为3.83亿元、8.11亿元、2.2-2.8亿元(数据源自业绩预告,尚未发布正式公告)。和*ST晨鑫一样,他们也在经历触底反弹的过程。

*ST天润走到今天这一步,关键问题来自内部管理层的混乱。2019年财报提到,2018年度公司因董事长麦少军个人行为,在没有召开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等法定程序的情况下为控股股东及 其一致行动人和关联公司提供违规对外担保并加盖了公司公章,致使出现未经公司同意以公司名义为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和关联公司自身债务提供担保的情况。与此同时,全资子公司上海点点乐(核心产品《恋舞OL》)处于失控状态,让公司运营雪上加霜。 

而在*ST天润发布的2020年业绩预告中,债务关系得到缓解,冲回已计提的预计负债近4亿。这才有目前相对缓和的财报数据。

2.png

节选自*ST天润2020业绩预告 

*ST富控——游戏资产曾包括宏投网络、百搭网络

*ST富控(富控互动)的现状更为惨淡,因2018年、2019年连续两年净资产为负,公司目前已被暂停上市。2020年上半年,*ST富控的净资产为1.18亿元,同比下降84.32%,截至目前,公司尚未发布2020年报全文。 

*ST富控的高光时刻在2016-2017年间。2016年7月,英国最大,也是盈利最高的游戏公司之一Jagex被宏投网络3亿美元全资收购,随后富控互动又斥资45.5亿元,分两次收购宏投网络100%股权,进而得到了Jagex。次年,他们又以13.668亿收购百搭网络51%股权,使后者估值达到26.8亿元,甚至超过了闲徕互娱。但根据2020年半年报,*ST富控的资产被抵债,公司也失去了对宏投网络的控制权。同时,手中的二次元动漫改编手游《失落王冠》也转交回了DeNA。

3.png

*ST富控目前已处于停牌状态

*ST聚力——游戏资产包括苏州美生元

*ST聚力(聚力文化)在2018-2019年经历了大额亏损,归属公司股东扣非净亏损为29.23亿元、15.73亿元,但在2020年实现扭亏为盈,为0.20亿元。

4.png

节选自*ST聚力2020年财报

*ST聚力做出的重要决定,是大刀阔斧地砍掉了文娱业务,专心搞装修材料业务。财报提到,2020年上半年文娱业务基本停滞,6月18日起不再将北京帝龙文化及其子公司纳入合并范围,减少和避免了文化娱乐业务亏损对上市公司整体业绩的影响。从下图可以看到,游戏业务去年营收直接为零。在未来,*ST聚力摘掉ST的帽子指日可待,但应该不会是以游戏公司的身份了。

5.png

节选自*ST聚力2020年财报 

*ST天娱——游戏资产包括妙趣横生、雷尚科技、一花科技等 

同样扭亏为盈的还有*ST天娱(天神娱乐)。该公司在2018-2019年归属公司股东净亏损为71.51亿元、11.98亿元,2020年实现净利润1.56亿元。不过*ST天娱2020年营收下滑了25.37%,因嘉兴乐玩不再纳入合并范围所致。

*ST天娱是一家典型的因商誉减值导致财报数据大幅变动的公司,一度被业内称为亏损王。早期,*ST天娱资本扩张动作频频,有媒体统计,2015年至2017年*ST天娱发起了9起并购,游戏标的包括妙趣横生、雷尚科技、幻想悦游(绿洲游戏)、一花科技、为爱普(爱思助手)等,总投资金额高达91.65亿元,造成了84.2亿元的商誉。 

此后,游戏市场开始版号管控、严查棋牌游戏,*ST天娱面临多重风波。2019年的一场媒体说明会上,天神娱乐董事、副总经理李春表示“随着国家对棋牌行业的整顿,一些竞品相继被曝出问题,我们在积极内查过后,还是决定主动下架一花和口袋相关品类游戏。”一方面,商誉减值导致利润大减,另一方面,部分业务主动暂停也影响着利润的提升,这便出现了亏损70多亿元的局面。 

对于这家公司,摆脱ST泥潭或许不是一件难事。根据一季度财报预告,*ST天娱净利润预计在1200万元–1800万元间,“债务问题得到解决,较上期相比利息支出大幅减少”,他们也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6.png

节选自*ST天娱2020年财报

ST游久——游戏资产包括游久网 

和其它公司不同,名单中的ST游久(游久游戏)现处于摘星状态。时间回溯到2017年、2018年,ST游久净利润连续为负,股票简称更名为“*ST游久”,随后一年公司靠出售房产的方式求生,于2020年5月撤销了原有的风险警示,股票名变更为“ST游久”。

8.png

节选自ST游久2019年财报 

而结合2020年财报预告来看,ST游久的业绩似乎不太理想——2020年营收约1200万元,归属公司股东的扣非净亏损在4400万元左右,因此年报披露后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2020年三季度财报显示,游久营收只有967万,同比下降33.5%,因本期游戏业务收入及房租收入较上年同期减少所致。更加艰难的是,ST游久“后院起火”,旗下子公司持有的杭州威佩网络出现了员工因涉嫌开设赌场罪被逮捕的情况,业务停顿,至今也未完全恢复正常。

不过以媒体业务为核心的游久游戏仍在不断转型。葡萄君从知情人士处了解,游久网过去一年拓展了在视频号和知乎等平台的业务布局,并已实现盈利。

底层梯队的一场求生游戏

当一家公司被贴上了ST标签,就如同掉进了足球联赛里的降级区,稍有不慎就将退出这个顶级舞台。因此,底层玩家们的求生游戏也必然是残酷的。

游久游戏卖房的决定是一种无奈之举,但为他们换来了喘息之机;晨鑫科技、聚力文化果断砍掉游戏业务,倒也着实减轻了一部分压力;去年还是“*ST大晟”的大晟文化,2020年网络游戏营收1.9亿,成功逃离了降级区。 

在上述统计表之外,*ST中南(中南文化)在去年以135万元的价格拍卖掉了全资子公司上海极光网络(2017年收购时的交易价为6.68亿),最终在2020年财报中实现扭亏为盈,本文暂不将其纳入游戏股的行列。 

不可否认,能选择断臂求生的公司应该得到尊敬,但如果想要长久稳定,上市公司们也必须明确业务的增长点在哪。只有建立起足够强的核心竞争力,才不至于在商誉减值、经营管理不善等问题上束手无策,从而栽了跟头。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