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 Game Jam实录:48小时能开发出什么样的VR游戏?

来自 游戏葡萄 2015-08-21
深度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VR Game Jam实录:48小时能开发出什么样的VR游戏?

上周末,葡萄君来到上海参加了由SHVR(上海虚拟现实沙龙)主办,HTC Vive赞助的VR Game Jam(虚拟现实开发马拉松),这也是国内第一次举办VR游戏的Game Jam。和大多数Game Jam的要求一样,参加的开发者们需要随机分组后,在极短时间里(通常为48小时)从立项开始制作一款“命题”游戏,这次的主题是“古代中国”。

但是在葡萄君目前为数不多的Game Jam体验中,这次可以算得上十分特别的一次。

装备多样

除了电脑之外,这一届主办方还提供了几台Oculus DK2头显,HTC也带来了三台VR设备供开发者和现场嘉宾进行体验。因为现场的50多名开发者很多是第一次接触VR游戏开发,而几乎所有人都是第一次有机会基于HTC Vive做实机开发。同时,赞助方之一的AMD还带来了全亚洲唯一一台Project Quantum概念机,供开发者们运行自己的Demo在Vive上测试。Unity也提供了大量的商店现金券,供大家购买相关素材。

尽管活动场地的赞助方上海创思实验室提供了一部分台式机电脑,但是大部分本地开发者还是选择自己携带主机和笔记本。

vrgame1.jpg

前期准备复杂

由于VR游戏需要大量的3D建模,加上本次活动的主题是“古代中国”,对于美术素材的数量和质量要求很高,大多数开发者都在几天前组好队,并被告知了主题进行相关准备。然而,葡萄君在现场发现,大多数缺乏专业美术的团队还是选择了放弃美术,老老实实地打磨游戏玩法。而来自美院的几位参加者以及来自维塔士的美术成员无疑成了全场最受欢迎的“外援”。

人员国际化

每次Game Jam都会看到一些外国开发者的身影,而在本次Game Jam中,如果算上工作人员和HTC以及AMD的技术支持人员的话,中外参加者的比例几乎达到了一比一。其中还有两位来自苹果和彭博的外国友人专程从纽约飞来参加,当然,由于他们事先并不知道主题是中国古代,等来到现场后就开始“自暴自弃”,但是没想到最后……

因此,游戏展示时也是中英文双语展示。除此之外,本次活动甚至还有海外媒体远道而来,欧美VR行业垂直媒体RoadtoVR全程参与报道。

与想象中不同,活动第一天下午,无论是开发者还是现场嘉宾都是以体验Vive为主,这次HTC一共带来了八个Demo(具体的体验报告大家可以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总的来说,HTC Vive最大的特点就是玩家可以在房间内走动,几乎感受不到眩晕,而且感测的精确度很高,整个沉浸感更强。

在活动的前两天里,不断有开发者在体验Demo和测试自己的作品,很多小组在第二天通宵之后,作品都有了从0到1质的飞跃,有的小组甚至还推翻重来,做了好几个Demo。目前来看,Unity 5和Unreal 4都是支持HTC Vive的开发的,不过Unity引擎需要下载官方的SDK来进行打包,而据现场开发者反应,Unreal 4做的Demo在适配HTC官方的控制器摇杆时会出现一些识别问题。

vrgame2.jpg

像周大光这样的个人开发者不在少数

vrgame3.jpg

开发者们抽空使用Vive调试着自己的游戏

vrgame4.jpg

因为主题而十分苦恼的美国哥们

vrgame5.jpg

(并不)普通的乘凉方法:我需要冷静一下

以上便是来自葡萄君视角的流水账。

到了最后一天的展示环节,不论是开发者还是像葡萄君这样的围观者,大家都被展示的作品不断冲击着,不少游戏甚至比官方的Demo要好玩很多。尽管最后葡萄君投票的作品并未获得冠军,但也是由于竞争实在是太激烈了:

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淋漓的鲜血

由于HTC Vive具有超大的位置追踪范围,让玩家可以在真实的空间内随意走动,这让不少开发者尝试了自己一直心属的第一人称视角格斗类游戏。

来自独立开发者周大光独立完成的格斗游戏《决斗》就是一款这样的游戏。玩家扮演的是一名武术家,与持棍的“萝莉”进行一对一决斗。和其他的Demo不同的是,大光在游戏中设置了闪避,重击等细节。因此,在试玩时,玩家的动作可能会比较激烈。

vrgame6.jpg

游戏截图

vrgame7.gif

无独有偶,两位法国同仁和一位中国开发者组成的队伍District 12也选择了类似的想法,他们将移动端的虚幻引擎大作《无尽之剑(Infinity Blade)》改成了VR版。除此之外,他们将第一个BOSS设定为“变法斗士”王安石,可能也是为了切合古代中国的主题。于是我们就看到了穿得像骑士的巨汉王安石在凉亭中对玩家发起了攻击。

vrgame8.jpg

vrgame9.gif

除了这两款一对一PK的游戏之外,两人团队Pangaea也做了一款“打粽子(丧尸)”的游戏。而游戏的一大亮点是,玩家可以更换不同的武器,对丧尸发起疯狂的攻击:劈砍、锤砸 、长枪AOE甚至是过肩摔……因此,此游戏又名为《丧尸的一百种死法》(误)。

而来自四位大学生组成的队伍Alan则以MC像素风的美术制作了一款《长城守卫战》,面对长城外不断进犯的敌人,玩家可以朝他们扔巨石。值得一提的是,一开始他们选择的是开源工具进行开发,试错几次之后才转为了Unity开发。

来自上海本地的VR游戏团队哒嗒网络向大海展示了两款Demo,他们这次也是阵容最庞大的参加者——六人。他们为这次Game Jam开发的是《盘古开天地》,玩家化身为盘古,和两条神龙一起摧毁不断袭来的陨石,保卫身后的地球。

vrgame10.jpg

他们还带来了另一款作品,是以日本动漫《轻音少女》为题材开发的同人音乐游戏。在游戏中,玩家将扮演乐队的鼓手,游戏分为录像模式和现场模式,在录像模式中,玩家可以自己录制一段曲子,而随后这些击打的节奏将会以特效的方式出现在下一回合的演奏中。玩家也可以选择现场模式,直接与乐队配合演出。尽管和主题没什么关系,但是这款有爱的作品却获得了现场观众的一致好评,VR给音乐游戏带来了更棒的临场体验。

vrgame11.jpg

弯弓射大雕

除了格斗游戏之外,有两个团队以“射箭”为核心体验加上一些耳熟能详的典故为灵感开发了两款风格迥异的作品。

一款是来自两人团队RealWin的《后羿射日》,在游戏开始之前,团队还展示了一段简短而抽象的开场动画,而与之相比的游戏画面,美术简直堪比3A大作了。除此之外,射箭的体验也十分流畅,随着玩家没射下一个太阳,荒芜的沙丘就恢复了一点生机,而当最后荒原变为了一片绿洲时,全场也响起了热烈的掌声。由于当天设备调试和充电的问题,这也是为数不多的全程流畅完整体验的游戏之一了。

而另一款美术相对简单但意境十足的真“射雕”游戏,也是出自两人团队之手。他们以大家熟悉的《射雕英雄传》中成吉思汗与郭靖射雕情节为蓝本,开发了这款第一人称视角的射箭游戏。当经典的93版射雕主题曲回荡在活动现场,配合着游戏中的断崖与楼阁,显得颇有一番武侠风。

vrgame12.jpg

不看游戏画面的话,他们的姿势无疑是很“中二”的

我要飞得更高

昨天的文章里提过,飞行类无疑是VR游戏很有优势的一种题材。然而由于HTC Vive一比一真实比例的现实位移,无限空间或者超出范围的飞行会不会引发不适呢?

不过从现场展示来看,似乎没什么问题。

为了结合古代中国的主题,我们看到来自维塔士的几位小伙伴开发的《Ancient Guardian(远古守卫者)》。玩家扮演一条苏醒的神龙,通过喷火和利爪攻击来击落入侵者的飞机,守卫远古的宝藏。

vrgame13.jpg

另外一支来自主办方天舍游戏的三人队伍也在游戏中建立了宏大的地图,玩家可以在游戏中御剑,既能施展法术操作宝剑劈碎楼宇,也可以踏剑而行一览众山小。

vrgame14.jpg

可近观不可亵玩

来自中国美院的参加者的作品在美术上完爆了其他所有作品,然而也正如他们自己承认的一样,这个Demo主要以探索为主,玩法比较单一。他们设计了一个典型的古代庭院,然而这个庭院却是在空中的,地板是全透明的玻璃。用他们的话说,“希望VR技术可以帮助一些人克服自己的恐惧比如恐高,也让一些看起来不可能的想象成真”。

而另一位开发者则干脆直接一比一还原了紫禁城故宫,希望可以让玩家足不出户就把故宫逛个遍。

来自北京的开发者钱清泉和他的小伙伴则做了一个“神笔马良”的Demo,玩法有点类似于HTC Vive官方绘画应用《Tilt Brush》,他一边介绍一边在众目睽睽之下画了几个立体的太极八卦图案。而这也是他们在第44个小时才开动,整个Game Jam中做的第四款Demo,前三款用Unreal虚幻引擎的Demo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弃用了。

脑洞突破天际系列

接下来的几款游戏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开发者想象力超群,脑洞突破天际。首先是由一位开发者独立完成的《紫禁城的一天》,而由于游戏的玩法就是调戏皇宫里的侍卫和太监,也被戏称为《太监劫》。游戏里如果只有见人就下跪的侍卫还是莫名围着柱子转圈的太监,以及来回巡逻的护卫也就算了,居然还有两位太监举着“Give me Vive”的告示牌“示威”。开发者康托耶夫对自己抖的这个机灵十分满意,因为“比起其他奖品,还是Vive更加吸引他。”

vrgame15.jpg

《紫禁城的一天》游戏画面

如果说这只是单纯对Vive的迷恋,来自媒体代表队的开发者则干脆临时起意做了一款洞穴探宝游戏《失落的Oculus》——玩家在洞穴中高举火把去寻找Oculus Rift的碎片,然后,付诸一炬。生动的解说加上充满“恶意”的玩法,该游戏引得大家捧腹:“中国开发者为了要台Vive而怒烧Oculus Rift”。

vrgame16.jpg

说到脑洞,外国开发者自然是不会输的,于是我们看到了全场唯一一款多人在线的VR游戏。在这位外国小哥眼中,古代中国既不是高大上的皇宫庭院,也不是神秘的中国武术,而是……热闹非凡的市井街头,两位小贩因为不爽对方而互相砸对方摊子:你扔花瓶我砸鸡蛋。

vrgame17.jpg

岂止于游戏

而前面提到的两位外国小哥由于毫无准备,所以干脆放弃了开发游戏,而是干起了老本行:彭博以金融领域的咨询信息服务闻名。于是来自纽约的Nick利用Vive的特性,开发了一款市场分析软件,在这个软件中,客户可以自定义销售额,股价等不同变量,并将他们放到不同的维度中,通过之间的因式关系推到出一些关键的结论和市场动向。

vrgame18.jpg

除此之外,客户还可以通过调整时间线去查看所有已存档的数据来获悉自己和其他公司所处的环境与地位。可以说,这是全场完成度最高的一款Demo,如果优化美术之后,就可以投入使用了。而这项极其专业的Demo也获得了全场的一致好评,更收获了经典点评:“虽然这个和中国古代无关,但是和中国股市息息相关。”

而出乎所有人意料,包括开发者自己,最后投票环节中,这款Demo居然成为了一匹黑马,成为了当天的第一名。尽管他们只有两个人,但是他们的作品却受到了很多人的照顾,有来自大家的鼓励和沟通,也有来自其他团队的技术支持,还有外援的美术支持……48小时,虽然看似是一场竞赛,但更多是一次开发者之间的交流和亲密无间的合作。

尽管中途有些团队的展示出了bug,不过活动并未延迟多少。而这次活动的促成者——主办方和赞助方们,甚至都没有时间来个完美的谢幕,便拖着疲惫而兴奋的身躯收拾好设备,离开了场地,只留下他们为了晚上Party而准备好的啤酒。尽管多开发者没有等到party开始就离开了,因为他们得赶晚上的火车,或者得回去加班赶上这个周末落下的进度。因此,这些准备好的啤酒和零食之留给了少数本地的开发者和一些外国友人们,正如同游戏行业一样,开发游戏的人大多疲惫而忙碌,最后享受成品和快感的其实是玩家们。

但是他们又大多数都是快乐的,很多人甚至把48小时的通宵和烧脑当做是一次“度假”,无关吸量,无关IP,甚至无关创业,只是单纯享受着,开发游戏和玩游戏的快乐。

(文中部分图片来自于VR Games和RoadtoVR)

关于SHVR

SHVR是一个致力于虚拟现实推广的非盈利组织。我们的目标是创建一个由虚拟现实开发者,爱好者,设计师组成的乐于互相学习和分享的团体。

关于创思实验室

创思实验室是一家坐落在上海的影响力投资公司,致力于通过驱动科技创新来实现并扩大社会影响力。作为首家在中国专注于激励、孵化及投资科技类社会企业及初创型企业的影响力投资公司,创思实验室已帮助上百位创业者突破发展瓶颈,并在环境能源、教育、医疗及公共卫生,以及普惠金融等领域有所建树。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