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人】一位手游公会会长的“市井雄心”

来自 游戏葡萄 2015-08-27
深度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游戏·人】一位手游公会会长的“市井雄心”

第一次见到落殇本人是在今年的CJ,他作为公会的代表来上海领奖,顺便也找相熟的厂商聊聊合作,要点周边和福利。我们约在会场附近的咖啡厅见面,落殇本人十分清瘦,戴着一副传统的细框眼镜,白色的短袖衬衣整齐地束在黑色的西装长裤里。

刚坐下,他便接了几个电话,“不好意思,最近公司事情比较多,”他一边抱歉,把手机调成了震动,一边啜了口手边的饮料,一杯绿色不明液体。

他也是一名公会会长,职业的那种。

“妹子是把双刃剑”

身为重度端游玩家的落殇玩了七年的《梦幻西游》都没有想过加入公会,直到他接触了《星辰变》这款游戏。

那时已经沉迷的他为了寻宝,便尝试加入公会。但大多数公会都满了,他就随便加了个小公会。尽管是小公会,作为新人的落殇也十分卖力,除了每天准时上线参加各种活动之外,他还不遗余力地“刷脸”:帮忙打理公会、各种安利新玩家加入公会、给新人讲解如何在YY上改马甲,如何获得激活码……随着和公会一起从这个游戏到另一个游戏,他逐渐从一名普通的会员变成了公会里唯二的管理员,除了会长和副会长以外的事务都是由他负责。

然而好景不长,由于和会长他们闹了矛盾,落殇一气之下就离开了公会,自立门户。他和副手二人在YY上建了一个频道,成立了新的公会。

落殇他们两个人挑了款当时比较火的游戏,“潜入”了一个由玩家自己组建的,管理比较松散的小帮派,很快,便将这个帮派全部吸收了过来,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后他们陆续进入别的游戏,宣传新公会,会员人数也逐渐增加。公会最鼎盛的时候,甚至达到了几万人。

然而,随着端游的黄金时代迎来衰落,公会的发展很快便停滞了,而随后发生的,却让落殇万万没想到,自己辛辛苦苦建立的公会就这么毁于一旦了。

“都说妹子们是公会的竞争力,但又何尝不是一把双刃剑。”也正是因为妹子的存在,随之而来的复杂人际关系和理还乱的感情纠葛很快便成为了公会管理层矛盾的导火索,一系列不可调和的矛盾冲突如火山爆发般吞没了整个公会。

最终,公会散了,落殇又成了加入公会之前的孤身一人。

本来已经打算把经营公会当做终身事业的落殇,又重新开始思考起了人生。大学毕业后,他固执地拒绝了回家乡工作的机会,踏上了自己的“北漂”之路。

手游公会的“玩法”

尽管梦想暂时破灭了,但生活总得继续。

落殇打算先找份正经工作,出于对游戏的热爱和兴趣,他一开始便将目标锁定在游戏行业里。落殇在两家游戏公司呆过,一家做页游,一家做端游的。因为被拖欠工资,他从上一家公司离职了,而那时,他的工资还不到3000块。

2013年的端午节前夕,落殇接到了一家手游渠道的电话,通知他过几天去面试。当时对手游完全不了解的他完全不知道这家公司是做什么的。面试通过之后,他决定先试试看,加上之前的经验,落殇在公司便主要负责与手游公会的维护和合作。

刚开始,落殇想把端游公会的经验套用在手游上,很快,他便发现端游公会和手游的差别还是挺大的,比如,手游公会的交互性要比端游差很多。因此,为了激励公会会长们,落殇又提出了“公会返利”的概念。虽然这个想法获得了领导的批准,但是推进却没那么顺利,反而被竞争对手抢先了一步推出了这个概念。

不仅如此,当时公司所设定的返点比例相对于其他公会而言比较低,不具有竞争力,于是,落殇提议提高一些。但由于在提高之前的试运营期间效果并不理想,最终这个申请并未获得通过。

落殇发现,原来这家公司本来也有自己的公会,但是由于一直没人专门管理,所以几乎处于荒废状态。随着对手游了解程度不断加深,落殇在这块新领域又看到了公会事业的可能性。他主动请缨重组以前的公会,但可惜的是,前两次,公会都因为成员不足20名而被强制解散了。

自那之后,落殇便开始研究其他公会 的“玩法”,发现礼包是吸引手游玩家的“法宝”。于是他也开始在公会里发放礼包,去各个论坛和贴吧发帖宣传,效果立竿见影,一帖之后,公会马上加了100多人。尝到了礼包甜头的落殇,之后但凡遇到热门游戏,就用这些福利吸引新玩家进入公会,再拜托一些朋友带这些新人玩家玩游戏,让他们能够留下来。一个多月后,公会人数从100人涨到了1000多人,扩大了十倍。

和手游行业的爆发一样,公会的发展也是十二分的迅速。落殇逐渐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公会的经营上,有时候实在忙不过来,他还会自掏腰包请一些临时管理员。但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再加上工作上的一些不顺心,于是他干脆辞了正式工作,一心一意做起了公会。战歌公会也至此正式成立。

在专心经营公会的这一年多里,落殇最大的收获之一,便是邂逅了他现在的女友琳琳(化名)。学游戏测试的她误打误撞认识了在同一个群里“卧底”着的落殇。在落殇的死缠烂打的攻势之下,琳琳终于答应做他女朋友。也是在落殇的影响下,琳琳开始接触手游,现在,还会帮忙打理一些公会的事务。

然而,随着公会不断发展,业务规模也逐渐扩大,局面不再是落殇一个人加上几个兼职可以应付得了的。后来,落殇结识了现在的两位合伙人。几番商讨之后,他们决定将公会事业正规化——注册一家公司。

创业:一半是老板,一半是会长

因为合伙人的关系,落殇在天津注册公司就有资格申请政府扶持基金。于是,今年年初,他便和女友一起来到了天津。在政府规划的开发园区——离天津市区极远的地方,租了间办公室。
这一次,落殇的目标更加明确。在他看来,游戏公会的存在不仅仅只是因为兴趣或者礼包福利,它代表的是玩家群体的一种刚性社交需求。而他,想要围绕这种需求,做一款产品。

公司注册好之后,当务之急便是招人。落殇通过朋友介绍等各种途径,总算找到了合适的人。在原来公会的基础上,新公会很快就初具规模了。但是和以前依靠公司的资源不同,为了公司的发展,现在落殇得去跑渠道谈合作。由于渠道一直对公会有扶持,再加上落殇之前的经验,这方面难度不大。但是“干儿子”总不如亲生儿子,为了公会长远的发展,落殇决定去直接找厂商聊,争取更大的折扣。

万事开头难,尤其是对于厂商来说,一个小公会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为何要抛开渠道和他合作呢?落殇就一遍遍地给厂商们解释良性公会的作用:引导和留存新手玩家,培养和刺激付费玩家,维护和延长游戏寿命等等。终于,一个月之后,有两家厂商答应了和他试合作。两个月之后,愿意和他合作的厂商越来越多,而他也鼓励其他和他有一样想法的公会会长去和厂商合作。目前,落殇的公会全体有有三、四万名玩家,二十多位管理员,专职的管理员下面还会设一些有管理权限的活跃玩家,平时协助管理处理些日常事务。针对这类玩家,落殇一般是给予他们一些奖励,包括元宝、礼包、游戏周边等。如果对方有耐心且愿意长期做下去,落殇也会给他一个长期的职务。

而在天津的公司这边,总共就五六个人的团队管理着日常事务,处理玩家的请求、和CP对接等等。这个小团队就住在办公室附近的三室一厅里,刚开始大家一起订饭,公司报销。过了段时间,落殇发现这样开支很大,便下决心重操上班时练就的厨艺,亲自买菜下厨。只会番茄炒鸡蛋和几个素菜的他,在几个月后并未迎来厨艺的进步,而是收到了三名员工的辞职信。“绝对不是因为我的菜做得太难吃了,”落殇解释道,“因为他们三个人是一起来的,于是有一个人想离职,另外两个便也跟着离开了。”

人手的严重缺并没有让落殇慌了神,吸取了之前教训的他这次直接去天津当地的高校参加招聘会招了一拨应届生们,幸运的是,这次公司里多了两个妹子。目前公司的员工餐也乖乖交由琳琳来负责。

123.jpg

琳琳的手艺(出自落殇秀恩爱的朋友圈)

“市井雄心”

和多数大公会一样,落殇也遭遇过别的公会卧底跑来挖角,和商人用低折扣的充值福利抢走过大R玩家等一系列恶性竞争。最惨的一次,是在一款游戏的开服前一天晚上,被竞争对手以非常低的折扣挖走了十几个一直在充值的大R,虽然他们在一个月后由于没人管而重新回到了公会,但是对游戏的热情和公会的信任都不复存在了。也有些人冒充玩家去挑唆玩家喷他的公会,引导不明真相的会员骂他是骗子……在这段日子里,落殇几乎日日夜夜都守在电脑前,只要有人在公会的QQ群里发垃圾消息,或者接到了谁谁私聊会员挖角的举报,他就会第一时间踢了这些人。

经历过这些考验,公会的核心管理层们以及落殇游戏里认识的好友们关系反而更紧密了。平时,公会也会定期举办一些线下的聚会,落殇会赞助一些游戏的周边作为回馈会员的礼物。对于他来说,公会并非只限于游戏里,更像是一种全方位的社区性团体。“我发现我们公会的人都喜欢看电影,如果大家有空,同城的也会约着一起看最新上映的电影,”当被问到平时的消遣时,落殇谈到,“公会里的小朋友经常喜欢说,他们是被落爷从哪个哪个游戏里捡回来的。其实我才是,真的很谢谢他们,谢谢他们一直都在。”

但是,到了去年年末,最让落殇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

一大波低折扣首充号和其幕后黑手们直接打破了“游戏规则”,而一帮帮手游商人们更是趁火打劫,公会的生存状况急剧恶化。面对这种可以吞噬行业的“天灾人祸”,落殇意识到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因此,他开始联系那些非正式的公会,希望把这些公会团结起来组成联盟。持续了几个月的努力,第一批的数十家公会最终谈成了合作,组建联盟。公会会长们也加强了联系,互通有无。

“以前大家都是单打独斗,只想办法壮大自己的公会,而现在则是要联合起来把联盟发展壮大。”说到这,落殇的脸上再度露出了自豪的神色(第一次是当他向我展示女友的照片的时候)。
“那你的终极目标是什么?打算建立一个多少人的公会?”在采访的最后,我忍不住问他。

“我的目标是,拥有两三万人的活跃玩家。那么按照中国的游戏人口比例,就是要有一个百万以上级别的公会。”落殇不假思索的回答到。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