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层调整、资源优化:字节跳动与阿里巴巴的游戏野望

来自 晚点LatePost 2020-03-03
专栏

[ 转载自 晚点LatePost ]

高层调整、资源优化:字节跳动与阿里巴巴的游戏野望
受到新冠疫情影响,中国游戏行业意外地在2020年的开头迎来一波小高潮。以腾讯的当家游戏《王者荣耀》为例,多家券商机构分析该款游戏2020年农历春节期间(1月)流水超90亿人民币,高于去年同期(2月农历春节)的70亿人民币。

 游戏业强大的吸金能力与高用户黏性吸引着越来越多的玩家进入。《晚点LatePost》了解到,字节与阿里两家巨头近期也对自身的游戏业务进行了调整。 《晚点LatePost》多方获悉,字节跳动原战略投资负责人严授在2月初已经正式转岗,全面负责游戏业务。严授最主要的工作是带领游戏自研和独家代理业务实现突破。 据了解,字节跳动今年将会推出一款MOBA(多人在线战术竞技游戏)、一款SLG(策略类游戏)和MMO游戏(大型多人在线游戏)。 目前,字节跳动战略投资负责人的职位暂时空缺。一位接近字节跳动人士告诉记者,新的人选大概率通过外部引进而非公司内部接任。 严授此次的转岗一是源于字节跳动在游戏领域布局上更大的决心;二是源于其在自研与独代上的扩张并不顺利,尤其是其在2019年的首秀《战争艺术:无限进化》表现没有达到预期。 巨头阿里巴巴旗下的游戏业务(属互动娱乐事业部)近期也发生了一系列离职震动,多位中高层离职,其中包括曾担任阿里游戏总裁、开放平台负责人的史仓健;阿里游戏西斯工作室负责人、知名制作人吴晓;阿里游戏商务负责人刘建勇和运营负责人王亮。 此次离职的多数为阿里游戏发行线的高管,即当年UC体系或与UC体系有渊源的“老人”。 一位接近阿里大文娱人士告诉《晚点LatePost》,阿里游戏的发行业务做得并不好,反而是自研的几款游戏有所突破,随着大文娱各业务都在“精打细算”、节约开支,战略地位并不算高的游戏业务进行调整必然发生。 “已有资源向詹钟晖(叮当)手中集中是必然的。”另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晚点LatePost》。詹曾担任过网易COO,后带着团队独自创立的游戏公司简悦于2017年被阿里收购。目前,他是阿里原创游戏研发的总负责人,为阿里游戏打造了爆款游戏如《三国志·战略版》、《风之大陆》等。 尽管各大厂商都在纷纷做出调整,以谋求更大的突破。目前行业的基本共识仍是,没有一家厂商具备冲击腾讯游戏的实力。同时,腾讯通过收购与资本结合,在海外游戏市场的集中度和美誉度也在不断上升。 

字节跳动:失落的重度游戏首秀

《晚点LatePost》曾在《字节跳动如何做游戏》一文中报道,字节跳动目前没有独立的游戏部门,而是将游戏业务分为两个重点板块,一个是商业化部门负责的超休闲游戏,另一个为由严授兼管的独家代理和自研游戏。 严授此番调动——从兼管游戏到将主要精力放在游戏业务上,表明了字节跳动在游戏业务上将倾注更大的精力与资源。 一个大背景是,字节跳动实现了从2016-2018每年三倍增长的三连跳后,这家告别了高速增长时代的小巨头,在2020即将开启新阶段。 如果将今日头条、抖音理解为公司的第一、第二增长曲线,游戏、教育和飞聊的国际化则是公司押注的第三增长曲线。 字节跳动的游戏业务已经布局了一年有余,这个游戏新兵已经意识到了这块骨头并不好啃。 “着实有困难。”一位资深业内人士称,不仅所有的游戏品类如今在市场上都有很高的标杆产品,而且绝大部分游戏厂商都和腾讯有很深的捆绑关系,资源都在向腾讯聚拢。 上述人士说,有能力的厂商一般选择自己发行游戏,没能力的厂商也没有什么理由不选择腾讯。而被挑剔的腾讯所放弃的游戏,一般都证明了其品质不行。 《战争艺术:无限进化》是字节跳动在重度游戏上的独家代理与发行首秀。这款游戏的前身为RTS手游《战争艺术:赤潮》,由英雄互娱独家代理,2019年加入近年流行的自走棋玩法后,英雄互娱将发行权转给字节跳动,并更名。 字节跳动接手后,这款游戏的表现并不佳。美国移动应用数据分析平台App Annie数据显示,《战争艺术:无限进化》在iPhone的游戏大类下载排名中,最好成绩是94位,最低为1287名,最新排名为820名。 严授的此次转岗亦承受了来自集团的压力。一位知情人士称,集团给严授做出成绩的期限为2020年第三季度。 现实是,严授在游戏行业的经验尚且不足,仍在学习阶段。 严授2011年从清华大学自动化专业硕士毕业,在Monitor Group(摩立特集团,后被德勤收购)工作近两年后加入腾讯战略合作部,2015年10月加入字节跳动。 《晚点LatePost》获悉,目前字节跳动在游戏收入上的目标相对保守,2020年预计非广告的游戏收入(联运+自研)做到20-30亿,2021年预计60亿,到2022年非广告的游戏收入将达到120亿——此收入距离游戏大厂仍然有差距,根据网易2019年Q4财报,其网络游戏营收单季就达到了116亿元。 在可见的未来,字节跳动还会继续巩固其小游戏的优势,以及不断加深在自有渠道(今日头条、抖音等)对游戏内容、广告的运营,以迅速建立用户认知;再通过独家代理小游戏、休闲游戏来聚拢和进一步教育用户,并以此积累活跃游戏玩家的用户画像。 《晚点LatePost》了解到,目前抖音的游戏广告占比在15%左右,未来也会继续加大抖音的广告投放量,以更精准地将广告推送给重度用户。 当抖音等渠道有了游戏土壤后,通过代理与自研的重度游戏对用户进行收割则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不过,这也意味着字节跳动进入了另一条赛道——一条腾讯有着强战斗力的优势赛道。 

阿里游戏:精简兵力 资源重新洗牌

与字节跳动类似,阿里巴巴游戏业务所在的互动娱乐事业部(以下简称“阿里互娱”)于近期也发生了大的变动。 从人事上来看,多位一手搭建起阿里游戏业务的原UC系高管们在近期离职,其中包括曾担任阿里游戏总裁与开放平台事业部负责人的史仓健、西斯工作室负责人吴晓、阿里游戏商务负责人刘建勇、运营负责人王亮。 阿里游戏方面向记者确认了上述人士离职的信息。 “上述人员离职的同时,以原创游戏研发负责人詹钟晖(叮当)为首的团队在阿里互娱内部地位上升。”一位接近阿里互娱的人士告诉《晚点LatePost》。 在阿里游戏的发展过程中,经历了两波团队的融合。 早期的阿里游戏业务几乎完全基于UC平台运营。2016年1月,整合完阿里手游业务的UC九游,更名为阿里游戏。 原阿里巴巴移动事业群、UC国际业务总经理史仓健担任了阿里游戏总裁,分管开放平台事业部;在UC创始人、原阿里巴巴移动事业群总裁何小鹏的主导下,前网易倚天工作室总经理吴晓及其骨干成员也加入了阿里游戏,成为阿里游戏的研发负责人。 但到了2017年,风向变化。阿里巴巴以10亿人民币收购广州简悦,并成立游戏事业群,原网易COO、简悦创始人詹钟晖(叮当)在此时进入阿里游戏事业群,取代了吴晓成为原创游戏研发的负责人,与史仓健同为游戏业务的直接负责人。 很长一段时间里,阿里游戏在UC系团队的主导下一直不瘟不火。唯一值得关注的是在2018年获得了《旅行青蛙》国内独家代理权。 2019年,詹钟晖团队打造的《三国志·战略版》与吴晓团队打造的《长安幻世绘》先后上线,这是两个团队的一次直接对垒。 不过分野很快出现了。《晚点LatePost》了解到,《长安幻世绘》仅在初期展现了不错的成绩,首月流水在7000-8000万左右,但随后没有更多突破;而《三国志·战略版》则越战越勇,目前的单月流水已经达到3-4亿,成为阿里游戏当下头牌。 一位知情人士称,整个阿里大文娱都在控制成本,有限的资源肯定只会给到最有战斗力的团队。 虽然阿里游戏业务较之前有所进展,但并不意味着阿里大文娱对游戏业务的定位正在发生变化。 据了解,互动娱乐事业部未来的大方向将是配合整个阿里巴巴集团其它业务,帮助它们做业务的“游戏化”。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支付宝的“蚂蚁森林”,其本质就是一款小游戏。 “大文娱的首要任务还是服务集团业务,但如果哪个团队能够造出爆款游戏,证明自己,有限的资源就会向其流去。时间久了,阿里游戏在大文娱的话语权或许会得到提升。”一位阿里大文娱人士称,这也是阿里巴巴一贯的行事风格。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