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那些虐你千百遍的通关BOSS吗?

来自 游戏葡萄 2015-02-27
酷玩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还记得那些虐你千百遍的通关BOSS吗?

趁着假期,我将编辑部里关于Boss的回忆收集起来,汇成这样一篇,希望能在博各位读者一笑的同时,也唤起你们心中关于游戏那份澄澈的情感。

拜月教主 From 《仙剑奇侠传一》

——Edie

我玩过的游戏,说起来不多也不少,要说影响最深的,不可免俗的还是《仙剑奇侠传》。

那时候还是小学(哎呀暴露年龄),第一次是在网吧里看见别人玩(十八线小城市网吧小学生随意进出)《98柔情版》,瞬间就被深深吸引,第二天迫不及待地上机自己玩。那个年代网吧流行给电脑装还原精灵,关机再启动电脑完全刷新,游戏根本无法存档,我和朋友凭借当时仅有的一点电脑水平绞尽脑汁也没能找到破解的办法,只好耐着性子一遍又一遍重头来过。就放学到晚饭间的两三个小时,能从开头玩到同灵儿结婚已经是非常不错的进度。尽管对于玩《仙剑》本身已经很满足了,但心里总归还沉着一份对后续剧情的好奇与渴望。

时隔十多年,我对于第一次通关《仙一》的记忆已经非常模糊了,好在这游戏我也不止通关了一次,可究竟是多少次,也不记得了,总归是有五、六次的,只是除了最初的体验外,后面玩的都是《新仙剑奇侠传》了。还记得跟两个好友在其中一人家里玩,甚至干出过将他家鞋柜的门拆下来当做垫板,从八楼高的阳台爬到书房窗户开窗进屋玩游戏的壮举,事后门板装不回去事情败露导致他被暴揍就是后话了,这事至今仍是我引以为傲的谈资(误)。

第一次通关也是在他家,穿过无底深渊进了南绍王宫,见到拜月教主的那一刻,那种激动而又紧张的心情真是前所未有。第一次打没经验,似乎跪了一次又一次,还重读前面的存档去刷过级,后来干脆不要脸地开了修改器,不改数值只改金钱,就用乾坤一掷一通狂砸,总算是过了,没想到拜月教主和水魔兽合体又是一轮。那时候我们都虔诚地热爱赵灵儿,谁也没想到打完这一场迎来的竟是女神的陨殁,简直晴天霹雳,我是真的不信她竟这么死了,死死盯着结局处的CG,嘴里念着“肯定没死肯定还有!”一直到诗歌消失了,制作人名单也消失了……

后来又将游戏反复玩了数遍,原本轻松打过拜月教主要60级,玩得熟练了有次似乎35级就过了,也尝试过打开灵儿的隐藏结局,最后看到她与逍遥站在桥上共忆往昔,也算是稍微安抚了下曾经受到冲击的玻璃心。

我是个幸运的人,写这段话时,我身旁还坐着当年陪我一起玩游戏的那个人,我问她,“你印象最深Boss是哪个?”“哪个呢?隔那么久都忘干净啦!”她笑着冲我摇摇头。

“忘了没关系,有空我们再玩一遍。”

“好。”

奥杜尔-奥尔加隆 From 《魔兽世界》

——冷冷

如果你是一名国服玩家,又恰好经历过3.22版本,内心一定充满遗憾。由于当时国服卡审批、换代理、版本更新出现鸡肋,再加上难度高、装备差等综合原因,奥杜尔被贴上了“畸形”的标签。不过由于成就龙的强力吸引,再加上很多玩家想要一睹经典副本奥杜尔的风采,仍然有不少的团队孜孜不倦的开着荒。我有幸在版本后期(学生狗偏PVP)参加了拥有较强实力的公会活动,见识到了很多对于初期玩家来说变态至极的Boss们,今天就谈谈最让我难忘的Boss——观察者奥尔加隆。

640.webp.jpg

我加的公会十分给力,down掉了烈火金刚,更能企及1灯、0灯难度的尤格萨隆,所以当时能够稳定上线便有机会跟团活动。开团之前必不可少的熟读了各种攻略,后来抱着大腿一路过关斩将,虽然中间小有失误灭了几次,不过无伤大雅,最终集齐了碎片开启了BOSS的大门,这场战斗的最大特色在于几乎所有的伤害都可以被预估,因此一开始便被背景中展示的华丽宇宙星图所迷惑的我们有些松懈。

虽然一开始团长对于战斗时间轴已然了如执掌,然而实际战斗中灭团点极多:坦克减伤没有卡CD释放,倒坦,灭;大爆炸全屏AOE减员,灭;DPS不够没打掉崩陷之星塌缩成黑洞造成巨大AOE伤害减员,灭;队友电脑风扇呼呼作响频繁掉线等于减员,灭;不小心都进了黑洞导致场上无人,Boss释放秒杀技——升天,灭....

由于我跟的公会四团,休闲党偏多,整个战斗过程充斥着团长在YY的声嘶力竭的呐喊,队友们手忙脚乱,根本无暇顾及华丽的战斗背景。数次灭团后队员们纷纷自我检讨,然后又再一次在团长无奈的叹气声中灭团,我已记不清缺乏战斗经验导致我们灭了多少次,我只知道因为时间太晚,最后我们灭到散伙....并且最初的奥尔加隆每周只有一小时的挑战机会,假如失败了,也只有下CD再见。

最后变成了更多的尝试只是慢慢熟悉战斗流程,对于磨合程度不高的公会新团来说仍然是无尽的灭灭灭,直到我因为学业等关系AFK,也没能过掉奥尔加隆。后来转型纯PVP党我听说公会的牛X人士竟然拿到了变态成就“灭得你想哭”,那可是要求不减员更不能灭团的变态成就啊。

纵使奥尔加隆难度很高,但是奥尔加隆Boss战塑造的史无前例的使命感又将玩家们紧紧的捆绑,当队友们在通关Boss的那一刻,团队荣誉感、拯救世界的自豪感瞬间爆棚,玩家们终于能在被Boss虐得体无完肤之后得到满足。

即使版本迭代让这个经典的副本转瞬即逝,不管是“真·坦克超人”“铁矮人,三分熟”“我来组成头部”等的成就党,还是为了刷装备模型的幻化控,仍然有不少的新人慕名而去,每当闲聊至此,老玩家们便开始诉说当年自己经历开荒时期感受到的震撼和痛苦,而新人们一边羡慕嫉妒恨一边讽刺老玩家们总是摆出令人讨厌的”优越感“,而我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老玩家,还是不断AFK又因为放不下不断回归的新玩家了。

海之子:巴巴罗萨·海雷丁 From 《大航海时代4》

——大黄

年前,著名的航海游戏《大航海时代》系列新作登陆移动端,其新作的质量在此先不做过多的评论,但其却勾起了葡萄君关于往昔《大航海时代》的一些记忆。在PC单机时代最后一代的《大航海时代4》中,有一位Boss是如此令人印象深刻,那就是海之子——海雷丁。

0.webp.jpg

注重故事剧情的《大航海时代4》给玩家创造了无数的经典角色,其中反派人物也数不胜数,包括无敌舰队提督巴鲁提斯、悲情的绅士克利福德、邪恶野心的艾斯康特等等。但留给葡萄君印象最深的,莫过于阿尔及利亚海盗首领、奥斯曼帝国海军元帅、姓名世袭的海盗之王——巴巴罗萨·海雷丁。

海雷丁在游戏中属于半虚构人物,历史上确有其人,统治以今阿尔及利亚、突尼斯为中心的地中海海域。作为奥斯曼帝国的附属势力,对当时世界海上强国均造成了极大地威胁及影响。同时,正是由于其势力在地中海海域的强大,也迫使以葡萄牙西班牙为首的欧洲国家寻求西方的新大陆以解决地中海海域封锁带来的损失,从侧面推动了大航海时代的到来。

而在游戏中,玩家如果使用欧洲地区主角,面对的第一个强力BOSS必然是盘踞地中海南岸的海雷丁。而海雷丁一出场就给玩家一种“这货比别的角色厉害N个次元”的感觉。而实际上,不同于波罗的海、北海、伊比利亚半岛沿岸的敌人及竞争商会,海雷丁也确实会带给初次相遇的玩家震撼性的记忆。

初次进入地中海沿岸地区时,剧情会提示玩家注意地中海之王海雷丁。而在海域第一次遇到海雷丁时,可选择迎战或避让。如果迎战,新手玩家几乎不可能取胜,海雷丁所具有的压倒性实力会给玩家以极深的印象。而若选择避让,则会在海雷丁控制的城市只允许进行基础的补给。无论哪种情况,对于初出茅庐的提督们而言,海雷丁带给他们的是强烈的挫折感与恐惧。玩家将不得不选择屈辱性的避开地中海区域而驶向新的海洋。可以说,积攒实力以报海雷丁一箭之仇是大多数航海玩家的目标和动力。

0.webp (1).jpg

而当游戏进入到中后期,玩家积攒了足够多的实力重回地中海时,击败海雷丁的成就感可谓无与伦比。而海雷丁一旦被击败,也会飒爽的承认玩家的实力,其豪爽磊落可见一斑。在《大航海时代4》的剧情设定中,中后期同样也会触发其宗主国奥斯曼帝国对其阿尔及利亚海盗的控制和压迫的剧情,而海雷丁在面对比自己强大数倍但却意图剥夺自己自由的宗主国时,海雷丁给出的答案是“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精神在其身上得到了很好地体现,大海还是宽广的,也是自由的,海雷丁在“盗”的同时也一直坚守着心中的“侠”。

由于《大航海时代4》中平行世界的设定,在每个主角故事线中的海雷丁都不尽相同,亦敌亦友。但无一例外会给玩家留下极深的印象,但其强大而有原则的形象从未变更,玩家对他爱恨掺杂的情感独一无二。而随着近些年《加勒比海盗》《海贼王》《刺客信条:黑旗》等新兴优秀航海题材影视动漫游戏作品的涌现,也出现了杰克船长、路飞、爱德华·肯威等新的经典海盗形象。但在葡萄君心中,最敬佩的海盗永远是——强大、神秘、有原则的海雷丁。

大主教 From 《龙之谷》

——安德鲁

《龙之谷》是个让我纠结不舍的游戏,三度AFK,又三次回归,最后还是放弃治疗。

五十Level年代的大主教巢穴算是个人印象最深的一个副本了。那时候游戏热情最高,刚刚满级的冰灵第一次抱大腿进入这样一个高难度多机关的巢穴。从此开始了各种姿势单刷(被虐)的不归路……

抱别人大腿进本时只觉得第一幕小怪毫无存在感,单刷时才发现原来自己一个脆皮法师会被这群流氓摸掉半管血。更不用提超时之后的全地图漩涡……

残血进入第二幕挑战蘑菇石头人,风骚走位破保护罩闪避毒雾、躲自爆蘑菇,又用掉无数血药和复活石……

第三幕逗比天团四大天王让我以多个复活石的学费了解到原来杀Boss还需要按顺序……

又经历N次躺尸复活过了第四幕的镰刀胖子之后,终于来到奇形怪状的大主教面前……

你猜关底Boss需要啥?需要前戏!限时打碎蓄能的柱子,不然就要眼睁睁地看着主教大人狂暴。可怜了冰法没有几个多hit数的技能,每次爆发只能靠开盾加搓火球的霸体硬抗。

你以为这就结束了?踩着满地毒沼把主教打趴下,这货还会召唤坐骑石头人哟,接下来呢?接下来玩家要对准石头人的下半身玩命地砸技能。石头人的受力点是一个长得像小JJ的部位……这种打Boss的体位估计我这辈子都不会忘。每打掉一管血,石头人就会软下来,玩家需要顺着胳膊爬到石头人的背上攻击主教,这个部分有个奇葩的判定,很多施放目标为地面的技能都会失效,空留着大招无用武之地的挫败感至今记忆犹新。

几个技能过后石头人苏醒过来,甩开背上的访客,继续砸地、全屏幕吹风、放黑洞和激光。于是我一边躲技能,一边嗑药,一边继续对准石头人下半身扔技能,如此循环往复……

而不可思议的是,我特么竟然爱上了这种受虐的感觉,第一次通关后,去贴吧和论坛翻攻略,再回去拜访四大天王、挑战长相古怪的主教……大号通关换小号、从N次复活到一路到底、从嗑药到近乎无伤……直到有一天,本不是成就党的我莫名其妙地完成了所有成就。

嗯,这就是我和大主教相爱相杀的故事。

0.webp (2).jpg

0.webp (3).jpg

0.webp (4).jpg

完颜宏烈 From 《剑侠情缘2》

——惠智大师

恋爱谈了一段时间后,就该见父母了,游戏中的主人公也是如此。

在进入最后一层地牢之前,南宫飞云还在想着那位名叫“若雪”的女子。他们结识于一座山寨,那时“若雪”被一伙山贼虏为人质,而南宫飞云则刚刚告别了自己的父母张如梦和南宫彩虹——前作中的男女主角——下山闯荡江湖。看到“若雪”的那一刻,南宫飞云恐怕恨不得对玩家说:“大哥你快些赶进度啊,再过几个小时我俩就能退隐江湖过日子去了!”

南宫飞云深吸一口气,握紧了手里的剑,怀着对“若雪”、对被杀伙伴、对收复故土深沉的责任感,推开了第三层地牢的大门。里面的BOSS是一位挺拔威严的老头,身份是金国高官,正在啰啰嗦嗦地道出一切的真相。才16岁的飞云哪听得懂那么家国天下的道理,一想到“若雪”肾上腺素急剧分泌,二话不说举剑就砍……精疲力尽之后,南宫飞云心满意足地看着老头倒在自己的脚下,这时候“若雪”出现了。

“若雪”没有像隔壁游戏那样,突然现身放大招与BOSS同归于尽,也没有死在男主面前,激发男主放大招干掉BOSS,而是趴在奄奄一息的老头身上,大哭:“父亲……”

南宫飞云傻站在一旁不知所措:“我竟然……干掉了自己的老丈人?妈蛋!”但很快,飞云就冷静了下来,转念一想:“凡是BOSS都是要死的,这是RPG游戏的规律啊!玩家打了这么久,不就图一个满意的结局?我一定能和若雪比翼双飞的!”

飞云面带悲戚地陪在了“若雪”身边,听她絮絮叨叨说着身世,同时斜眼瞄向老头,暗念:“老丈人,赶紧说出赎罪的话,然后祝福我们吧!”

老头眼看是不行了,缓了半天,攒够了一口气……一掌向南宫飞云打了过去!南宫飞云被偷袭打死了!屏幕上打出全剧终了!

这个叫完颜宏烈的老头就是我心中印象最深的BOSS了,他打死了自己未来的女婿,他的女儿叫完颜若雪。

玄霄 From 《剑仙奇侠传4》

——隙涧翠

作为一名手残党中坚分子,提到电影漫画中的BOSS我可能会滔滔不绝,但谈到游戏中的BOSS尤其是通关BOSS真是屈指可数。在这一点上,不得不感谢回合制游戏给了我一线生机。

我接触仙四的时间很晚了,因为高考的原因,一直压抑自己好奇的心,高考结束后,才将自己关在房子里,两个星期,几乎不怎么睡觉,在无攻略,不作弊的情况下通关了整个游戏。在《剑仙奇侠传4》中,有两个我印象最深刻的BOSS(剧情就太多了,到处都是经典),一个是玄霄无疑,另一个则是狐仙,除了前期级别太低被狐三太爷虐了无数次的原因之外,再就是那段故事的原因吧——一个你心心念念的人就在你身边,而她也因为爱你而饱受轮回之苦,这世为树,下世为花草,终于化为人了,却是一个痴儿。

0.webp (5).jpg

好了,闲扯了这么多,让我们还是回归到最悲情的通关BOSS玄霄身上来吧。

玄霄,他是云天青和夙玉的同门师兄。

“吾名玄霄,乃是你爹和你娘的师兄。”

0.webp (6).jpg

0.webp (7).jpg

他也是故人之子,云天河口中的“大哥”。

“你们不必插手,生死之事,尚要听天由命,何况这等去留,又岂随我意?”

0.webp (8).jpg

0.webp (9).jpg

玄霄,不少人拿他和慕容紫英相比,如果当年他不是被选为羲和剑宿主;如果19年前不是认识了云天青而是云天河,恐怕便不会落得如斯下场。的确,玄霄是天赋异禀,资质极佳,悟性极高的,但他和紫英不同,他骨子里便是一股狂劲。

他看淡世俗礼法,所以才会与云天河结拜兄弟;他只相信自己认为是对的,所以他执意要修仙练剑除平妖界。正是高傲如他这样的人,才会将情谊看得比生命还重,也因此无法承受兄弟和爱人的出走而走火入魔。整整19年,他能忍得住寂寞,忍得住别人的蔑视,忍得住被当做一个怪物,他不能忍的是,自己最看重的师弟和师妹居然不认同他,并且采用了最为极端的方式去反对他。

0.webp (10).jpg

0.webp (11).jpg

九天玄女又如何?神又如何?妖亦何为?

十九年了,他并未放下一切,而是想要成仙,想要重新制定合理的秩序。因为,他已经无法回头。天青和夙玉,都不在了。天青和夙玉,“生尽欢,死无憾”,却徒留玄霄一人在这世上。

谁,在昆仑之巅

弃三尺长剑 立下誓言 画下句点

谁,在东海之渊

笑万里长天 看破书卷 看不破世间

谁,在华夏之边

拟写欺世谎言 一眼看尽 沧桑千年

谁,傲立六界之前

剑指向九天 清冷宫阙 古老的誓约

浮生远 六界征战连年

九天玄 人间战火连天

他执剑 举杯对月听哀声不绝

这是粉丝写给玄霄的角色歌《天劫》,歌词中将玄霄的狂傲孤冷刻画得淋漓尽致。所谓“性格决定命运”便是如此吧,如果玄霄不是这样一个人,如果他不是被寄予“除魔卫道飞升”的重任,如果他早一点遇见天河、菱纱和梦璃,或许就不会面对一次次的众叛亲离,兄弟相残了吧。

尽管在游戏中,玄霄,以及玄霄和夙瑶两轮BOSS战都十分恶心,但是我还是能感觉到,玄霄还是手下留情了。要不,真凭他走火入魔加上这些年的修为,又有夙瑶掌门的相助,一招秒掉主角三人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但事实上,虽然很痛苦,但是耗上个20分钟磨死玄霄却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相比中期的一些BOSS战,打玄霄难的并不是技术或装备数值,而是心理上。

卷云台上,兄弟相见,却料竟是此番情景?

一部《仙剑奇侠传4》,可以说是哭着打完的。从欧阳明珠到怀朔璇玑,从青鸾峰上到海边即墨,无论是主角还是配角甚至是NPC,每段故事都是一声叹息。

时至今日,尽管这部游戏的回忆已经不再清晰,可一旦开头,却又收不住了。

T·A From 《地球OL》

——博文

那百分之一秒,我体会到的是彻底的绝望。

已记不得目标头顶的名字,记不得华丽的服饰穿着,记不得技能的样子,只记得他步履轻盈的经过我身边,我清楚,那是魔鬼的步伐。只记得那轻蔑淡然的一笑,只记得没有经过我身上的目光里,夹杂着强大至极的力量,那是一种谈笑间樯橹飞灰烟灭的自信,而这一笑,也终究成为了我永恒的梦魇,以一个又一个化身出现在我面前,轻捻指尖,揉碎了我。

最开始,我以为游戏的世界是我的,天纵奇才的我,有着超乎常人的手速和意识。无论什么样的boss,我都能如探囊取物般轻取其首级,那时候我年轻气盛,一度以为自己站在了游戏世界的巅峰,掌控风云,不可一世。

而那是一年冬天,我第一次听说了“它”的名字。随后,“它”悄悄的潜伏在我的身边,不时露出爪牙的锋芒,让我如坐针毡寝室不安。可宿命是无法逃避的,终于,我与“它”迎来了第一次交锋,带着我不败的战绩和巅峰的荣耀。我,败不得。为了这次战斗,我准备了最稀有的药剂,最顶尖的装备,最阴狠的杀手锏,选择了对我有利的地形,甚至提前勘察了好久模拟战斗。

那是一片落叶萧瑟的银杏山谷,晚秋的残风裹挟着淡红的余晖。恭候多时的我在“它”进入我的领域后,瞬息间展开了最强大的攻击。没来得及感受刀锋的冰冷,我的头颅已然滚落在旁,残存的几秒记忆想不起“它”是如何攻击的。

我从神坛跌到深渊,名字逐渐被人淡忘,而“它”则声势日渐壮大,曾经的同伴也投奔而去。而噩梦永远不会停止,我无论走到哪儿都躲不开“它”的追杀,因为“它”不是一个人,而是个组织,无处不在,顺其者昌逆其者亡,纵使是我也再无立足之地。

回忆像溺水的动物一样冰冷,我轻念着他们的名字,身体忍不住瑟瑟发抖,“人民币战士。。。。。。”

以上部分图片来自互联网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